2021.02.21.「雨過天晴」.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馬可福音一:9-15
創世記九:8-17
聖詩:31、543、390

前言

  雨過,應該就會天晴吧!?我們看過的彩虹是什麼樣貌呢?因著有機會居住在東海岸,一次眺望太平洋的美景令人難以忘懷,又大又完整的彩虹高懸在天空,路上的行人無不駐足,紛紛拿起手機來拍攝,然而大自然的美景遠非科技產品能完整捕捉。到了最後,人們僅能憑著眼睛欣賞一切,隨著雨過天晴,彩虹出現又漸漸地消失,最後回歸平淡。

  就在我們居住的台南,遠望著天,卻看著一層厚厚的霧霾,即便雨過天晴,人們僅能瞥見彩虹的一隅,好似我們與上主的關係被阻絕了。傷害人們健康的霧霾,無論是境外或境內污染,不也訴說罪的力量何等腐蝕著我們,使我們看不見光的到來,也失去了與上帝再次立約的可能。

彩虹,是立約,亦紀念人犯罪後的刑罰

  閱讀上帝通過彩虹與人立約的經文,總是令讀者有種浪漫的想像,享受在那美好,享受在上帝將約賜給人的恩典,卻忘記了,彩虹不過是雨過天晴後的景緻,彩虹出現前的那段日子,可是人們犯罪所招致的刑罰。

  無止盡的大雨,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停歇,人們喪失了性命,所有的獸類、爬蟲和飛鳥亦然,上帝要滅絕人類,因著世界充滿著人們的暴行,上帝要把他們連同世界一起消滅。挪亞被上帝所揀選,與被選定的動物們進入方舟,過著被隔離的生活,縱然在船艙裡是安全無虞,聽著外面下不停的雨水,內心總是不斷數算,到底還要多久,這一切才會平息?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這個世界不再是起初創造時那美好的樣貌?問題始終是在「人」身上,人的自以為是、爭競心態,破壞了與他人的關係,傷害著大地萬物,撕裂著與上帝的關係,致使最終上帝通過降災的方式,要使一切「重新開機」。

  雨過了,水漸漸消退了,挪亞與在方舟內所有的人、動物終於可以重見天日,就在那一刻,上帝的話語臨到:「我現在要與你們和你們的子子孫孫,以及地上所有的動物,就是那些跟你們從船裡出來的牲畜、飛鳥等立約。我應許你們:所有的生物絕不再被洪水消滅,不再有洪水毀滅大地。我使我的彩虹在雲端出現,作為立約的永久記號。無論什麼時候,我在天空鋪上雲彩,彩虹在雲端出現,我就記得我與你們以及所有生物訂立的約:洪水不再毀滅所有的生物。」

在今天,我們仍舊在罪惡裡尋求上帝的拯救

  台灣圍繞在全球疫情大肆虐的處境,成了一個特殊的存在,有人形容是「大島方舟」,處在這方舟內,我們是安全的,我們可以維持正常的生活,上學、出遊、聚餐、宗教活動。縱使年前發生「部桃院內感染事件」,帶來些許的緊張氣氛,隨著一天天的過去,倒也慢慢穩定下來,我們繼續回到先前的「防疫新生活」。獨立於世界的多數人之外,我們彷彿是特別蒙上帝祝福的一群,但就在生命共同體的視野下,疫情不是他者的事,是所有人都必須真誠面對自己的罪惡,尋求上帝拯救的契機。

  本會陳尚仁牧師近期整理過去教學及神學反思,出版「21世紀教牧倫理學」一書,以其作為神學院院長的經歷,對整體長老教會提出「機構性腐敗」的問題。每當看見教會屬下機構出現問題,或個人性的錯誤產生時,都必須回到我們究竟如何真誠面對「罪」的影響力。我們很容易看見他者的錯誤,或聽見某些事件後,發出批判或自以為站在公義的一方大聲疾呼,卻忘記自己始終是個罪人,需要上帝的赦免。

  自我中心的罪侵蝕著我們每一個人,以為那是別人的事,與自己無關。領受上帝話語的時候,都認為那是別人才需要聽,自己是義人,已經得著上帝的恩典,最終,我們必然發現,在一個生命共同體的信仰團契下,沒有人可以宣稱自己無罪。疫情如洪水般湧來,我們處在大島方舟裡,是另一次悔罪的機會,另一次期待雨過天晴到來的時刻,真誠悔罪使人被謙卑,被上帝所擄獲,使我們有機會看見那新的約。

耶穌基督成為那新約,成為我們的拯救

  讓我們把鏡頭從彩虹之約拉向耶穌基督的時代,隨著約翰在曠野出現,為眾人施洗,宣講悔改信息之後,耶穌從加利利的拿撒勒來,在約旦河領受約翰的洗。人們是犯了罪,且是從整個歷史脈絡以來,整個以色列都陷入罪惡的捆鎖,致使他們聽不見上帝的聲音,因此約翰的信息才對他們產生意義。馬可福音的筆下,耶穌基督的出場似又讓人覺得平凡無奇,彷彿在訴說上帝介入的行動,就從那微小的地方開始,要施行他的拯救。

  耶穌一從水裡上來,就看見天開了,聖靈像鴿子降在他身上。從天上有聲音傳了來,說:「你是我親愛的兒子,我喜愛你。」這一幕,是耶穌個人性的體會,不若其他福音書的描寫似乎是眾人皆可見這異象,馬可的詮釋顯得唯有耶穌自己看見、聽見而已。或許,這份信息要宣告著,就在那充滿群體罪惡的時刻,人們傾向追求龐大的陣仗、耀眼華麗的成效,真正的拯救卻是從每一個在曠野中謙卑前行的微小僕人中顯露出來。

  這聲音很快地催促耶穌到曠野去,在那裡四十天,受撒旦試探;他和野獸在一起,但是有天使伺候他。到底這個與野獸在一起,是如同挪亞與其他動物同在方舟內,重新活出上帝創造和諧的關係?抑或是試探無處不在,不斷向耶穌基督發出挑戰?各種可能性留待讀者細細去品味,無論如何,上帝通過耶穌基督勝過試探,領著每個人重新走在他所呼召的旅程,為讓一切回到起初創造的美好,經驗雨過天晴的祝福。

我們已走在新的旅程

  從上個週三開始,我們進入預苦期(大齋節期),其來源就是耶穌基督在曠野四十日的禁食祈禱,傳統教會會鼓勵信徒在復活節前的四十日(扣除六個主日),通過禁食、祈禱、默想、和學習節制的生活,再次學習悔改與重生的課題。一般而言,我們對於聖誕節時的歡慶做比較多的準備,也因著文化的影響,大家愈來愈習慣過聖誕節;然而進入復活節,就好似只剩下拿彩蛋,漸漸失卻對復活意義的追尋,更遑論通過默想受難,再次面對自我的靈性生命,再次去聆聽上帝話語對己的塑造。

  話語從來不是對別人說,而是全然對自己說的,預苦期的開始是聖灰日,不少教會開始有著聖灰日崇拜,主禮者會通過去年棕樹主日的棕樹葉所燒成的灰,在參與者的額頭上塗十字,提醒每個人:「上帝用地上的塵土創造我們;求你施恩,使這些灰燼向我們揭示生命的有限,並提醒我們必須悔罪,轉化心靈回歸上主,因為只有仰賴上帝的恩典,我們才能得到永生。」

  就在這個我們無論去到哪裡都被人拿著額溫槍對準額頭量測的年代,今日或許我們手裡並沒有實體的灰燼,但若我們在自己的額頭上畫著十字,提醒自己是屬於上帝的子民,本生於塵土,仍舊要歸回塵土,或許,我們會得著新的力量勝過一切試探。死亡,霎時間離我們一點都不遠,即便我們未受到疫情太大影響,但就在我們的親人中間,依舊有人在國外確診,甚至因病毒而逝去,若我們還得以存留性命,那麼上帝又會如何繼續使用我們呢?

結論

  我們始終在有限的人生裡學習經歷上帝的無限,在狂風暴雨、混亂變動的時刻期待雨過天晴的彩虹,期待那上帝所賜給人永恆不變的約定,引領我們的腳步,使我們回到和諧,回到創造的美好。人算什麼呢?我們不過是塵土而已,被塵土所造,終究要歸回塵土。額頭上這無形的十字架,縱然微小,卻訴說著一份轉變的力量,它宣告著:「我們是屬於上帝的百姓,我們必然勝過黑暗權勢,因著耶穌基督,我們已得著拯救,已得著新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