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8.「歸給上帝的……」.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馬太福音二十二:15-22
聖詩:23、469、399

前言

  一位不久前從中國返回台灣工作的朋友分享,環境對人的價值觀影響實在非常巨大,當人的生命只能追求利益,沒有其他事物的時候,各種爾虞我詐遠非一般人所能想像。即便好不容易爬到上位,又代表些什麼呢?掌權者轉瞬就可讓你一生的努力化為烏有。每個人看待他人是以利益作為判準,不再能看見人的形象,整個世界就會愈來愈可怕,而我們,好像就活在這麼一個二分法的世界裡,被悄悄滲透著,不知不覺走向黑暗。

1.敵對者刻意設圈套使耶穌掉入二分法的陷阱

  進入耶路撒冷城後,耶穌向宗教當局的權柄發出挑戰,悶了不知多久的百姓們,對一股清新的潮流趨之若鶩,隨之而來的,自然是宗教掌權者的反撲。法利賽人與希律黨人是兩個立場截然不同的群體,忽然間聚在一起商議要如何陷害耶穌。希律黨人向來支持羅馬政府,法利賽人則忠於猶太社會,但他們對人們怨恨羅馬統治一事保持緘默,只要羅馬不干涉宗教事務,他們就相安無事,還會協助勸人降服。整體而言,他們兩邊立場截然不同且敵對,如今卻為了耶穌聚在一起,可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更詭詐的是,法利賽人還打發他們的門徒同希律黨人一起去見耶穌,說:「老師,我們知道你是誠實的,並且誠誠實實傳上帝的道,無論誰你都一視同仁,因為你不看人的面子。請告訴我們,你的意見如何?納稅給凱撒合不合法?」他們運用一個二分法的陷阱,要迫使耶穌陷入兩難的局面,回答說是合法的,則打臉了法利賽人及所有跟隨的群眾,更別說那些因著稅務陷入貧窮的弱勢者,轉瞬之間,耶穌在群眾間的聲望將會滑落谷底;倘若答案是不合法,對羅馬忠心耿耿的希律黨人勢必不會放過他,立刻就會把叛亂份子的名號套在耶穌身上。

  提問者的問法看似宗教詞彙,實則是政治問題,耶穌所傳講的信息,威脅到了舊體制的權力結構,敵對者的攻擊,全然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著想,希律黨人就不用說了,他們完全倒向羅馬,法利賽人則通過羅馬對人民的龐大壓力來吃香喝辣。耶穌的出現打破了這平衡,向人宣告唯有上帝是掌權者,然而對早就迷失信仰的宗教掌權者,眼睛已被蒙蔽,耳朵已被遮掩,上帝的真道離他們已然十分遙遠。

2.在今天,我們同樣陷入二分法的陷阱

  從小到大,考卷往往都是是非題與選擇題,很容易就選出正確答案,制式化的思考使我們相信凡事應該都有標準答案,「是」或「不是」告訴我就好了!隨著人生繼續開展,生命遭逢的各樣挑戰,卻遠遠超出我們的理解,不再能夠簡單地答是或不是。可是人還是會希望抓住些什麼,於是,我們尋求權威者的聲音,希望從他人那裡得到些簡單的指示。簡化問題的結果,就是我們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操控,那可能是身份地位崇高的人,亦可能是當權者,甚或各種神祇,成了一種偶像崇拜。

  上帝給人的自由,就是要大家掙脫這些束縛,但早已習於偶像崇拜的人們,不自覺運用各種手段「霸凌」追求自由的人們,務要他人回到二分法的世界,換句話說,回到我所能掌控,我感覺到安全的世界。為什麼近年來學校討論「霸凌」這個字詞愈來愈多呢?並不是以前不存在,而是當整個社會愈來愈民主自由化之後,人們對各樣壓迫的敏感度提昇了,然而,得自由是一段進行中的過程,它不會一下子就發生,而需要人們意識到自己何等需要恩典,何等需要拯救。

  教會,是由罪人所組成的群體,無法免於這種試探,當耶穌的話語進入我們生命的時刻,正翻動著我們既存的想法與認知。我們會是因著感受到一股清新氛圍而願意跟從的群眾,也可能是仍不願接受,徘徊在十字路口,依舊袒護權勢者而向耶穌發動攻擊的人們。當我們聚集在禮拜堂裡敬拜的時刻,說明著每個人都是這故事中的一份子,且嘗試要活出一份截然不同的生命,我們謙卑聆聽著、前進著,期盼走出二分法的牢籠,得著生命的真自由。

3.上帝的形象與主權超越二分的世界

  耶穌不會不知這群人的不懷好意,更不會輕易隨之起舞,轉而回應他們說:「假冒為善的人哪,為什麼試探我,拿一個納稅的錢給我看!」起先全部焦點都聚在耶穌,等著他出糗,沒想到這一簡單的回覆扭轉著局勢,顯露出耶穌的已知,納稅僅能夠使用羅馬流通的貨幣。耶穌的口袋是空的,當律法明訂禁止為自己雕刻偶像的時候,這群在聖地的宗教掌權者口袋裡卻握有刻著凱撒頭像的銀幣,豈不顯出自己何等虛偽,他們有何立場可以提問耶穌呢?

  耶穌問他們:「這像和這名號是誰的?」他們回答:「是凱撒的。」於是,耶穌繼續說著:「凱撒的歸凱撒。」停了片刻,下一句又來了:「上帝的歸上帝!」在場每個聽眾,無一不感受到了第二句的威力,它不是簡單的對比,因為凱撒的重要性絕不能夠與上帝相提並論。耶穌的宣講,清楚向人傳遞著,唯有上帝擁有真正的主權,粉碎一切世俗的權力,喚醒每個人來跟從他。

  「上帝的歸於上帝」,充滿驚訝的群眾們,離開了,他們的反應或抉擇究竟為何,留給我們無限想像。背負凱撒形象的人們,必然走上一條服事世界的道路,他們會在權力遊戲的世界裡不斷為生存而汲汲營營;相反的,若上帝賦予每個人他自己的形象,就當背負起十字架來踏上跟隨的道路。給出答案的耶穌,走在與僵化體制抗辯的過程,承擔生命之困境。是的,承擔與強勢有時看來好像一線之隔,卻有天差地遠的差別,耶穌堅定的走著、宣揚著,彰顯上帝的形象與主權,充滿智慧擊退著不懷好意的掌權者,向著自己被賦予的使命前進,絲毫沒有任何退縮。

4.我們能夠活出上帝的形象與主權

  跳脫二分法的世界,隨著耶穌的腳步去梳理眼前所發現的一切,尋求上帝的主權如何彰顯,進而活出他的形象,我們會覺察上帝在你我生命裡的呼召。初來乍到,有弟兄告知南鐵地下化的事情,幾年後這附近會有不小的變動,教會思考未來規劃的時候,恐怕不能不把它放入。沒多久,就在上週瞥見新聞報導政府強拆抗爭的房屋,引發民眾不小的衝突,對於此事認識有限,然而社會學背景的訓練,早已習慣不是去想「是」或「不是」的問題,而是去想這背後發生了什麼事,上帝會如何工作?

  閱讀相關資料,一篇新樓醫院訓練住院醫師思考社區醫療的文章談得精彩,年輕醫師走入社區去觀察,同理此地的實況,進而訓練醫者的社會責任。他們的觀察是,鐵路沿線超過70歲的人口約25%~30%,也有不少年輕人租屋在這裏,因著鐵路噪音,這不是良好的居住環境,因此多數人有能力後就會搬走,留下來的,相對是經濟弱勢的老人家,「搬家」這事,對他們來說自然十分困難。累積了新的資訊,這群醫師開始問,這件事背後蘊藏了些什麼價值觀?訴求經濟發展背後必然有捨也有得,擁有權勢的人又能為弱勢者多做哪些?更要緊的,如果這些人就是診間裡的病患,那他們需要什麼協助?若每個在其中受苦的人們,走進了我們的教會,他們會需要什麼?他們會如何看見上帝?

  問過一位長期在台南投入高齡者照顧的社區護理師:「你覺得台南這座城市需要的是什麼?教會能扮演什麼角色?」她的答案是,給人生命一份堅定的力量,讓每個軟弱者能得著心靈的照顧。所有的專業終必有其極限,唯有上帝給人新的盼望,凱撒歸凱撒,上帝歸上帝並非要我們把信仰與社會二分,而是重新去發現,一切都歸於上帝,我們就是被上帝所呼召,使用自己的恩賜與專業來服事他人的器皿,人們會從你我的生命看見上帝的形象,看見上帝的主權。

結論

  對我們來說「歸給上帝的.....」會是什麼呢?小要理問答提及人的主要目的就是榮耀上帝,以他為樂。我們能從教會及上帝的話語裡尋得一生的志業,不隨波逐流被世界帶著走,有智慧的向早已僵化的組織與生命發出挑戰,為要觸得人們靈魂深處,經歷真實的自由,福音就在此刻顯明出來了!宛如上主應許摩西必與他同行時所說:「我要使我所有的光輝在你面前經過,並宣告我的聖名。我是耶和華;我向我所揀選的人顯示慈悲憐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