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4.「向著耶穌直跑」.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腓立比三:4-14
聖詩:31、560、402

前言

  幾年前騎單車環花東的時候,兩個超過七十歲的老人家緊緊跟在領頭者的後面,一刻都不敢放鬆,他們說:「很擔心自己跟不上年輕人,所以要一直跟著不能停。」腳不要停下來,就是我們跨越每一道難關的關鍵。跟隨耶穌的旅程,我們會受到各樣試探與引誘,不要被路旁看起來吸引人的事物左右,只要繼續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無論是快是慢,必定能在終點歡呼。

1.腓立比教會誤以為靠著人所努力的成就能得著救恩

  因著福音的緣故,保羅受到攻擊,甚至被關在監獄裡。教會,每時每刻也不斷受到侵襲,被灌輸著人得靠著自己的成就,滿足某些條件才有資格得著上帝的救恩。聽聞腓立比教會正在經歷的事件,保羅自然深感困擾,於是他說起自己的故事,與教會分享,究竟我們所該追求的是什麼?作為一個猶太人,保羅從出生後第八天就受割禮,是屬於便雅憫支派的人,他強調,如果那些人以為可以倚靠肉體,那我更可以。由此可見,他的對手是改信猶太教的外邦人,那些人想用自己的經驗來限制腓立比人,走上跟他們相同的信仰歷程。

  保羅的聲音彷彿愈來愈大聲,我不只在血統上是純正,從律法的角度來看,我是法利賽人,接受過完整的訓練,並且熱心投入逼迫教會的行列,如果要論成就,恐怕沒太多人比得上我,就律法上的義來說,是無可指責的。他想透露給腓立比教會的是,如果你們覺得那些外來者的聲音有道理,那你們豈不是先應該想想,在我身上所發生的故事究竟意味什麼?如果人能夠靠著外在條件來換得上帝的拯救,那我肯定是名列前茅,你們怎麼會那麼容易被矇騙、被引誘呢?

  讀著保羅慷慨激昂的一字一句,再次把過往所追求的成就重述一次,然而,就在那為自己辯駁最高潮的時刻,他卻說:「只是我先前以為對我是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的緣故而當作是有損的,不但如此,我已把萬事當作是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耶穌基督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贏得基督。」簡單來說,那些什麼血統、成就、地位,全都是保羅認識耶穌的阻礙,當然,同樣也是腓立比教會認識耶穌的阻礙。

2.在今天,人所努力的一切成為認識耶穌的阻礙

  神學院畢業十一年後,同學籌組了第一次的聚集,從受派成為傳道師開始,大家分別在城市、鄉村、機構......等不同地方服事,上帝使我們一點一滴累積不同的經驗,有成為神學院老師、有前往海外牧會的、有擔任中會幹部的,看起來確實是很豐富的成就。主辦人邀請四個同學分別就開拓教會、海外牧會、團隊服事、社區宣教做引言,再讓大家自由發問與討論,由於是同學,不會覺得不好意思,所以愈講愈起勁,結論是什麼呢?大家開玩笑的說,就是沒事不要開拓教會,不要亂跑去海外,不要做團隊,不要投入社區。

  當然「不要做」只是個玩笑話,背後所要述說的訊息是,不要因為聽了一個人分享特殊的經驗與成就,覺得很吸引你,想要跟風學看看,若非在這一路上不斷被上帝修剪,人真的做不了什麼。社會告訴著我們,要去追求好的職場生涯、令人尊重的社會地位,當然,錢是愈多愈好,所投入資源與心力最多的事物,就代表我們內心最為看重的價值是什麼。一輩子竭力地向上爬,誤以為成就可以換取上帝的祝福,不料,那才是最大的阻礙,讓我們無法好好認識耶穌。

  腓立比教會所遭遇的引誘,對今天的我們來說是一樣的,源於人性趨利的思想,只要有一個人開始在教會裡散播著,上帝的恩典是可以用條件與成就來換取的對價關係,很快這種氛圍就會瀰漫整個教會,讓整個信仰群體陷入危機。曠野中的以色列人爭吵著要水喝是如此,腓立比人誤以為靠著成為猶太人就可以得著救恩也是如此,今日教會愈來愈無法對抗社會更是如此。我們握有自由,卻一心想著成為罪的奴隸,無怪乎保羅如此激動,期盼人能真實轉向耶穌。

3.耶穌領著保羅與腓立比人向他跑去

  因著耶穌,保羅將過往一切的成就視為糞土,完全的撇棄。到底為什麼一個爬上頂峰、備受尊崇的人會願意捨棄已握在手裡的榮耀,選擇另一條不被他人所理解,甚至攻訐的道路?肯定是他發現到一個超越性的價值,勝過了自己的過去,而這答案,就是耶穌基督。逼迫基督徒往上爬,對保羅來說是容易的,然而打從與耶穌相遇的那一刻,他開始去聆聽新的故事,去理解人們生命的苦,去陪伴他人從絕望裡尋找盼望。他深信著,黑暗的盡頭必有光,因此,他學習與基督一起受苦,效法他的死,去得著那復活的生命。

  保羅經歷生命很大的轉彎,過去竭力追求自我成就的滿足,如今則全然接受耶穌基督的引導,去到過去可能不願去的地方,回應過去不願意接受的使命。他鼓勵著腓立比教會弟兄姊妹,自己仍舊未得著,在生命的旅程中,他還得持續向前奔跑,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此刻教會受到引誘、受到試探,但你們千萬不要模糊了焦點,我們唯一的盼望在於耶穌基督,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與生命。

  再一次的,保羅向教會弟兄姊妹提醒自己生命所經驗的翻轉,然而這真的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嗎?或許從過往仍是會堂裡的一份子時,他就已經是那位竭力追求、投注熱情在追尋些什麼的人,看似累積了些什麼成就,為人所尊崇,內心卻愈來愈感受不到自由,直到耶穌向他靠近的那一刻,他終於找到了值得自己付出一切的價值。真的有「忘記」背後嗎?不,過去的一點一滴,成為他繼續向前奔走的資產,他不再被過往的成就所捆鎖,同時他也不會遺忘這些記憶,相反的,專注當下,朝向耶穌跑去,自己已然得著新生,得著復活的盼望,當然,這更成為了教會最重要的根基。

4.我們已不斷向耶穌直跑

  因著教會已存在將近一百二十年,大家不自覺都會說自己是「老」教會,這個「老」意味些什麼呢?我們有豐富的信仰經驗、知識與生活模式,更是每一段歷史事件的見證人、經驗者,或者當事人。這條漫漫長路,我們或有喜樂,有感動,當然亦有衝突,有傷痕,有很多放不下的過去,無法被聆聽的聲音。當耶穌基督向我們靠近,邀請每個人朝著他跑去的時刻,他正問著,我們是誰?什麼是我們生命最重要的使命?為什麼我們愛東門教會?

  超過三、四百人聚集的教會(實際上更多),從老到小,我們都是被耶穌所呼召,一起來奔跑人生旅途的夥伴。喜歡用「夥伴」這個詞,是因著我們彼此的連結,不是奠基在世俗的價值與利益,而是願意攜手在相同的方向中前進。上帝在每個人的生命都有他獨特的安排,保羅的蒙召經驗不會是唯一,我們每個人的信仰體驗自然也不是,真正重要的是,我們帶著竭力追求的熱情,帶著上帝所賦予的恩賜,在不同的生命階段依舊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

  過去所擁有的,不會是阻礙,而是我們向前直跑的助力。「忘記」不代表全然地捨棄,享有成就的時刻,不再是驕傲的只看見自己,而是學習謙卑地去看見,上帝的旨意何等奇妙,如今能與他人分享,是一生最大的祝福;衝突與受傷,感覺疲憊不堪的時候,不再是好像被他人命令說一定得放下,而是深刻體會到,耶穌基督如何貼近每顆受傷的靈魂,邀請我們在一起向前奔走的過程經歷醫治。每一次生命的轉彎,一個想法的轉變,一個行動的抉擇,都是恩典,因為在那裡,或許就得著耶穌基督所要我們得著的,認識他復活的大能。

結論

  生命絕非靜止不動,藉著耶穌基督,我們時時刻刻都在轉變著,一個念頭,一個想法,一個微小的行動,一點一滴累積著,成為綻放光芒的鑽石。教會,真實建立在上帝的話語上,就能站立得穩,不被世界的價值所勝,正如詩篇十九:7~10所說:

  「耶和華的律法全備,使人甦醒;
  耶和華法度確定,使愚蒙人有智慧;
  耶和華的訓詞正直,使人心快活;
  耶和華的命令清潔,使人眼目明亮。
  耶和華的典章真實,全然公義,敬畏耶和華是純潔的,存到永遠,比金子可羨慕,比極多的純金可羨慕;比蜜甘甜,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