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7.「雲上太陽」.台語.林鴻信牧師

經文:使徒行傳十九:1-10
哥林多前書4:9
聖詩:59、597、519

一、前言:保羅面對的挑戰

  保羅是一位海外宣教師,他經歷過三次非常艱辛的旅行佈道。從使徒行傳的記載來看,他好像是一位永遠不會疲累的超人,堅定不移的強人,總是以無比的信心面對一切挑戰,始終不屈不撓地解決所有困難。但是若仔細讀過哥林多後書─這封出自海外宣教師心聲的書信,就會明白他也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多次經歷心中傷痛,經常孤單無援,承擔無人了解的寂寞。

  在保羅三次旅行佈道中,第一次前往加拉太地區;第二次以哥林多為中心─亞該亞省會(希臘核心),停留一年半;第三次則以以弗所為中心─亞西亞省會(希臘殖民地),停留三年。其中亞西亞省是一片龐大的希臘殖民地,幅員遼闊,可說是佈道區域的規模一次比一次更大,今天的經文說到保羅第三次旅行佈道來到了以弗所。

  值得令人注意的是,第一次與第二次旅行佈道都有提到保羅與他的同工一起出發,第三次卻只提到他一人。「住了些日子(安提阿),又離開那裡,挨次經過加拉太和弗呂家地方,堅固眾門徒。」(18:23)就這樣地,保羅一個人開始了第三次旅行佈道,面對極其遼闊的亞西亞,卻只有他孑然一身,心中必定非常孤單。

二、雲上太陽

以弗所是亞細亞的最大城市,保羅非常想要前往傳福音,曾經兩次未能如願,可以想見他心中必定特別迫切。第一次,「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細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16.6)。第二次是保羅結束第二次旅行佈道返回耶路撒冷時路過以弗所,「就辭別他們,說:上帝若許我,我還要回到你們這裡;於是開船離了以弗所。」(18.21)結果保羅把同行的百基拉和亞居拉留下來(18:19),這對夫婦是第二次旅行佈道時保羅來到哥林多認識的(18:1),當時百基拉和亞居拉夫婦被驅離羅馬來到哥林多,保羅與他們夫婦同是製造帳棚為業,就和他們同住做工,彼此成為好同工,總共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六個月。

  百基拉和亞居拉很明顯地是為了保羅的以弗所宣教作先前預備而留在以弗所,在那裡他們遇見有學問口才、最能講解聖經的亞波羅,不過他對真理的認識並不周全,只曉得約翰的洗禮,百基拉和亞居拉把上帝的道詳細講解給他,裝備亞波羅可以成為保羅得力的助手,沒有想到他的決定是離開以弗所而前往哥林多(18:24-28),以致今天的經文一開始就說:「亞波羅在哥林多的時候,保羅經過了上邊一帶地方,就來到以弗所。」(19:1)請問我們看到什麼?一位寂寞孤單的保羅。

  保羅來到以弗所時,亞波羅已經離開,而且不知何故也沒有提到百基拉、亞居拉,他一人來到以弗所時心中必定有難以形容的寂寞。以一人之力,面對龐大的亞細亞宣教事工,恐怕是倍加寂寞。記得保羅曾經說過:「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今天,這台戲好像沒有觀眾,寂寞的一台戲…。當下雨天氣轉涼時,路上沒有行人,最是令人覺得寂寞時,要相信雲上太陽仍將露臉。

  1872/3/9下午三點,海龍號進入淡水港,馬偕說:「我看這個地方非常好,我知道我已經到了我將要設教的地方,這裡就是了。」

  1872/4/6經過四處勘查之後,馬偕一人回到淡水,開始工作。

  1872/4/10在淡水租到一間房子,原為十分骯髒的馬廄,一邊靠著山坡,另外一邊通往淡水河,每當下雨,雨水從山壁衝下來,流進屋內,流過地板,流向淡水河。雨季尤其特別可怕,馬偕日記寫著:「十二月底開始雨季,延續到一、二月。下雨季節來臨時,今天、明天、後天都是下雨、下雨、下雨;一週、兩週、三週,繼續不停。屋外是風和雨,屋內是濕氣和霉氣,往往連續好幾週都看不到太陽,整年我們都要抵抗憂鬱的心情。」

  雖然寂寞,雖然孤單一人,馬偕卻仍相信雲上仍有太陽,堅定信心宣揚福音─「1872/6/15我的家現在變成了禮拜堂、診所及學校」,從這間寂寞的馬廄開始,一直到2018年今天的台灣神學院,上帝的帶領實在奇妙可畏,我們都需要被改變。

三、我們需要改變

  我們的人生好像一台戲,有時熱鬧,有時寂寞,上帝是導演,我們常常忘記自己只不過是配合導演的角色,我們需要配合導演而改變。

  1.保羅需要改變
  保羅的處境完全不像在哥林多的時候,有同工百基拉、亞居拉在身邊,不只這樣,連百基拉、亞居拉所栽培訓練大有學問口才的亞波羅也離開了,只剩下保羅一人,就在這個時刻,他遇見了幾個門徒時,當時他心裡必定感到一些安慰,不過馬上就發現所遇到的只是不成熟的信徒,因他們信的時候並未領受聖靈,僅僅知道約翰的洗禮。請大家想想看,保羅看見的究竟是什麼人?原來是「新手」,是「菜鳥仔」,然而,保羅需要改變,面對孤單寂寞,面對新手菜鳥,仍然靠信心努力教導下去。

  2.門徒需要改變
  門徒也需要改變,他們比較熟悉的是施洗約翰,僅僅受過約翰的洗禮,悔改的洗禮。保羅靠著信心鼓起勇氣對他們宣揚耶穌基督的福音,提醒他們約翰告訴百姓的是,「當信那在他以後要來的,就是耶穌。」保羅帶領他們奉主耶穌的名受洗,當按手在他們頭上時,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說方言,又說預言,一共約有十二個人。非常令人驚訝地,僅僅遇到受過約翰的洗的門徒經歷了奇妙的改變,他們成為了十二位領受聖靈的門徒,這使我們聯想到使徒行傳第一章與第二章的十二使徒,這是再一次的五旬節聖靈降臨,是以弗所的五旬節聖靈降臨,這對於寂寞孤單的保羅必定是極大的鼓舞。

四、結論─上帝是導演

  當我們繼續觀看這台上帝導演的戲,十二位約翰的門徒竟然被改變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上帝將施行奇妙作為,保羅並不孤單,另一次五旬節聖靈降臨,另一組十二使徒,另一場向亞細亞傳福音的宣教行動即將大大地展開。「保羅進會堂,放膽講道,一連三個月,在推喇奴的學房天天辯論兩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亞細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都聽見主的道。」(19:8-10)   

  原來,這台上帝導演戲並非「看戲的人攏無」,而是「天使與人都在看」。後來,以弗所教會成為保羅生命史上最重要的一間教會,他總共停留在以弗所三年(徒20.31),保羅書信中屬靈道理最深奧的是以弗所書,保羅書信中最後寫的提摩太書信則是寫給在以弗所教會牧會的提摩太,甚至新約最後一卷啟示錄的開頭,代表眾教會的七間教會全都在亞西亞,而其中第一間就是以弗所教會,這一切都是那寂寞孤單的一日從以弗所開始的。

  1872年馬偕的一台戲在淡水來開始,請問,2019年我們的一台戲在哪裡呢?我們都需要改變,都需要藉由悔改而重新出發,願聖靈幫助我們,在感謝中來改變,在改變中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