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0.台語.「我們都是一家人」.王美書傳道

經文:羅馬書十六:1-16
聖詩:16、527、399

  咱讀羅馬書16章,可能會感覺講實在沒啥意思,非常長,親像咱讀馬太福音、路加福音的時,常常跳過族譜,看到人名就跳過。但是,咱若轉到保羅寫批之時,重新理解這分名單,就會真有意思,因為,那時候寫信非常的貴,這卷寫給羅馬教會的信,差不多是那當陣的人23天的工錢,所以保羅不會寫廢話。咱通講,保羅透過這份請安的名單,來實踐他從基督領受的愛,來說明了在耶穌基督的信徒中間的關係是什麼,這個關係,互咱看見若是beh佇基督裡面成做一家人,代先,是要有在基督裡面互大家龍成作人。這是甚麼意思呢?第一,咱愛知影甚麼是信耶穌基督。第二,咱愛了解帝國的社會秩序安排。第三,咱愛明白定義人的意義的文化價值。

  第一,羅馬帝國那當推行將皇帝當作上帝來拜,保羅在主後50年左右將地中海東岸的城市行透透,親像腓立比、帖撒羅尼迦及哥林多,在保羅宣講基督福音的時,那時候,福音這個字,並不是保羅創造的,因為羅馬帝國也使用同樣的字來描繪凱撒皇帝帶來的「福音」,羅馬皇帝的福音是從屋大維(Octavius)被封立為奧古斯都開始的,獨裁者屋大維的福音是羅馬元老院認定他是「神」,並且將8月稱為「奧古斯都」月。以弗所執政官寫道:「奧古斯都帶來拯救、解放與安定,讓世界不再混沌;奧古斯都帶給全世界和平,是最偉大的偉人;奧古斯都讓整個世界重生,所以應當將他的生日訂為小亞細亞省的新年。」又有紀念碑寫著:「因女神賜給奧古斯都神聖的攝理與保護,所以奧古斯都結束戰爭、設立和平,就是凱撒,顯明盼望並宣佈好消息、宣佈福音,帶給未來極大的利益、不再有毀滅。因為神,就是奧古斯都的生日,帶來好消息、帶福音給世界。」至此,奧古斯都之後的皇帝就一個一個「成為」神明來受帝國全境的百姓的敬拜。

  第二,除了羅馬帝國官方發展的皇帝崇拜─帝國神學之外,當時代的社會階層秩序可從亞里斯多德對家族管理的討論得知。亞里斯多德將家庭當作國家或社會的基本單位,他認為家庭包含四個層面:三種關係(丈夫─妻子;父─子;主─僕),以及賺錢的任務。這個系統是階級分明的,不可僭權。是用老父做中心權,由丈夫、父親、主人控制並提供家庭。這種家庭管理的系統與觀念,在新約中也可以看到(可參照林前3:18-4:1、以弗所5:21-6:9、彼前2:18-3:7、提前2:1-15以及提多2:1-10)。比如說,奴隸是主人的動產,而不是一個人,在保羅的時代,主人可以苦毒凌遲奴隸。

  最後,羅馬帝國統治背後的價值觀可說是認定名聲是人生價值與目標、是社會地位的來源;卑賤代表社會地位低下及受到貶抑的負面價值。因此,社會上就會區分羅馬人─野蠻人、男人─女人、文明人─化外人、猶太人─外邦人、剛強人─軟弱人、知識分子─販夫走卒、主人─奴隸等等名聲與卑賤對立的社會階層。

  對此,咱通知,保羅時代的文化與咱真接近,簡單來講,就是非常愛面子又愛錢。在這種背景中,羅馬教會遇到甚麼樣的問題呢?一開始的時,羅馬教會主要是猶太人組成的,但是因為猶太基督徒與猶太教徒衝突,整城擾亂,羅馬皇帝就下命令將所有的猶太人趕出羅馬城。到於五年之後,下一任皇帝就任,許多猶太人與猶太基督徒都回到羅馬城,但是猶太基督徒發現教會變成他們不認識的人所主持的家庭教會,教會成員、領導與規範都改變了。羅馬城內的基督教團體已經從充滿猶太人成為都不是猶太人組成的教會。假使說,這些猶太基督徒回來進入羅馬教會,已經發展出來的外邦基督徒領袖就無法獨佔領導權。舉例來講,若是咱教會原本創立教會的會友、長老與牧師有一半去被政府黑名單無法回來,咱教會要繼續進展,就會有新的會友、選出新的長執與牧師,總是有一天,民主化,原本受驅逐的會友與教會領袖當轉來,這時,教會就有產生兩派的意見。到底誰才有代表權?誰在信仰、教會的決策上面,可以做決定?所以,咱就知,在猶太基督徒和外邦基督徒之間的衝突與厭惡無可避免。就算說猶太基督徒回來的是少數,且地位深受威脅,但他們卻在信仰表達上有較大的權力。因此,我們可以想見保羅寫羅馬書的目的有很多,包括牧養、護教與宣教,但此時羅馬教會正處互不信任與互不寬容之時,且外族基督徒占了羅馬基督徒群體的大多數。保羅會如何面對羅馬教會分裂的情況?這就是我們要講的第16章,保羅請安名單的背景。

  一開始的時候,教會就有多多女性來做領袖,這超越羅馬或是猶太用男性做中心的文化。在這27個基督徒的名,有10位女性(非比、百基拉、馬利亞、猶尼亞、土非拿、土富撒、彼息、魯孚的母親、猶利亞、尼利亞的姊妹)和17位男性(亞居拉、以拜尼土、安多尼古、暗伯利、耳巴奴、士大古、亞比利、希羅天、魯孚、亞遜其土、弗勒干、黑米、八羅巴、黑馬、尼利亞、阿林巴),裡面講起有男的使徒,也有女的使徒。

  在這份請安名單裡面,第一愛講起非比,是伊是為著保羅送批去互羅馬教會的。送批的人有多重要?在那時,教育不普遍,所以真多保羅寫批的對象,其實不是讀批、看批,因是聽批,送批來的人念互因聽。所以,這個送批的人,愛讀,哪是有聽不清楚、聽不理解的時,擱愛負責任來解釋批信的內容。所以,佇這個程度上面,保羅所選的非比是甚麼款的人物呢?除了替保羅送批、讀批,非比擱有建立、支持、牧養教會的經驗,因為伊佇歌林多的革哩間教會作執事。在哪時,執事的工作內容是甚麼?這需要咱對初代教會的真正運作狀況有了解。那時的教會,主要佇家庭裡面聚集,也就是家庭教會。當然,這不是當時的教會只有家庭教會,其實也有信徒會租用建築物來聚集。總是,家庭教會是尚主要的型態。非比,就是建立、支持擱發展家庭教會的女領袖。執事這個字,也是保羅用來講起伊自己所作的代誌的字,所以,咱可以看到保羅真對重這個會伊送批的非比。

  第二個愛講起的是亞基拉與百居拉。這對夫妻是保羅非常重要的宣教同工。百基拉本身是羅馬的貴族,伊的丈夫有猶太人的身分,所以因就是佇頭前曾講起的,公元49年互羅馬皇帝趕出羅馬城的人。因夫妻是保羅非常珍惜、重要的宣教同工。第一次他們及保羅相遇是在哥林多(使18:1-2),後來他們擱佇以弗所遇到亞波羅(使18:24-28),亞基拉及百基拉做伙教示亞波羅,互伊對上帝的道更卡了解。真特別的是,當保羅提起這對夫妻,伊叫百基拉的小名。就親像我的老母龍叫我chì-bí-á(可能是日本的小的意思)。顯明保羅及伊的關係很親。第二個特別是保羅兩次先提起百基拉的名,這及當時的文化習慣,先講起丈夫甚至只用丈夫代表夫妻不同。有一個可能性是因為百基拉的出身比亞居拉好。另外一個可能是百基拉對教會的貢獻、對上帝的認識比百居拉較深。保羅用同著摩(   -  ),來形容百基拉和亞居拉的福音宣教事工。而且他們是做到為保羅phe-sí,意思是將自己的脖子獻上,願意將自己的性命獻出去。這對夫妻佇羅馬、哥林多、以弗所,不管到那位,lóng會開放自己的家庭,成做教會聚會的所在。

  另外要提到16:7的猶利亞(Junia),她是Andronicus的妻子,就如同百基拉是亞居拉的妻子。保羅說她是使徒中的佼佼者,那麼女性很有可能就是使徒。對保羅來說,將性別與功能結合起來絕無困難,因為無論男女都受到上帝呼召成為基督的使徒。基督徒的性別平等存在於婚姻與家中,同樣也存在會友與使徒中。

  若以名子進行分析,從16章3節開始,扣除非比之後,有名字的請安對象是26個,除了亞居拉跟百基拉外,其餘的名字都沒有在新約出現過。 這26個人很複雜的,有本地人,有外地人,有奴隸,也有不是奴隸的,有猶太人,有非猶太人,有跟保羅之前認識的,有保羅之前不認識的,有一些是跟他關係密切的,有些是只是知道但沒有特別說明。此外,在羅馬城不是只有一間教會,羅馬教會大概是八間家庭教會組成,而同樣一封信要在很多教會宣讀。

  但是,保羅因著「在基督裡」而進行典範轉移,他以「在基督裡」解消一切分別內外的分隔,將高貴─低賤、主人─奴隸、男人─女人、甚至是身分認同的外邦人─猶太人等等區分階級與榮光屈辱的社會階層制度打破,使眾人都「在基督裡」而成為一個整體。因為羅馬書是要導正世界,要超越已經敗壞而奉行各式律法的榮辱系統。羅馬書顛倒階層 。 

  藉著「在基督裡」,保羅在16章不斷以「在基督裡」向教會會眾「問安」─「問安」在希臘文化中以擁抱和親吻表示接納,是大家庭間團結印記─來勸勉教會會眾彼此接納如家人,才能克服教會內部的衝突。保羅力勸羅馬教會會眾依據福音共享團契生活,找到方法化解彼此之間分裂的衝突。首先,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意旨聯於羅馬信徒是以一個群體向上帝集體的委身。行善─倫理的標準為善良、可喜悅、純全,無論哪個範疇都必須以上帝的慈悲為基礎,並且在各種衝突情境中,要查驗上帝的旨意以發現在特定處境中,上帝期望信仰社群所做的事情,彼此分享,互相照顧,承擔作為家人的責任。

  講到家,大家可能心內會真多疑問,這款的情況甘有可能,要怎樣去做呢?有可能,因為成做一家人的基礎是耶穌的十字架,一開始十字架的死亡是最卑賤的、是上帝所厭棄的,路尾卻成做上帝榮耀的展現;耶穌親身顛倒人世的價值觀,要打破歧視的中心,就是放下自己比其他人卡好的優越感。咱愛注意,只要咱講自己比別人卡好,就有可能成做上帝的對敵。當咱接受基督的福音,就是愛顛倒帝國那種分別不同款的人的做法。也是因為暗尼,所以,保羅自己kap多多女性同工,作伙為著福音來折磨。也是因為耶穌基督的救恩,將加拉太3:28所講的三種壁來打破。第一是猶太人與外邦人。第二是男性與女性。第三是奴隸與自由人。第一世紀的保羅批信描寫的初代教會,將女性屈服佇男性的社會規範逆轉,在教會這個新的團體中間,女性開放家庭、講道、準備主的筵席,互相相疼,真正來相親嘴,是kap使徒保羅同款重要的使徒、宣教師以及教會領導者。

  東門巴克禮教會呢?佇我看教會紀念冊與賴永祥長老的歷史資料的時,我發現一個代誌:東門巴克禮教會是全台灣第一個設立女執事,佇1926年擱選出兩位女長老(龔瑞珠長老與潘蘇阿秀長老),創立兩個重要的第一。譬如在咱目前教會的長中間,女長老的比率已經一半。若擱看各種的服事,不管是主日學、周末營、婦女團契、家庭團契、小家庭團契、聖歌隊、松年團契、松年大學….沒一位看不到婦女的身影。特別是咱的婦女團契,擱是教會中間大小項事工背後的手,不是看不到,是佇推動的手。

  當然,有多多人猶原擱陷落佇男女傳統的角色、分工、權力如何分配。在教會歷史上面,也有多多互人悲傷的事件與故事。總是,在初代教會形成的歷史裡面,耶穌擱活直到第一世紀中間,對保羅的批信,咱看到多多有名字、熱心福音的女門徒、女使徒所作的美好的工,那是一個極端平等的新的信仰群體的產生及發展,他們是初代教會的老母,這款的生命金仔日猶原在你我中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