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0.華語.「當紀念安息日」.劉立仁傳道

經文:出埃及記二十:8-10

聖詩:51、398、507

  這是一段提到遵守安息日的經文。安息日的訂定,安息日的精神,是要讓人可以在一個禮拜中,有一個喘息的機會。一個禮拜七天的中間,有一天是訂定為聖的日子。

  經文說,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裏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做。但是,對我們來說的問題是,我們真的在這安息日這一天,甚麼工作都沒有做嗎?如果做了會不會觸犯了上帝的律法?其實,這也是曾經在新約中,法律賽人丟給耶穌的問題。在馬可福音的第二章23-24節有一段記載:『耶穌當安息日從麥地經過。他門徒行路的時候,掐了麥穗。法利賽人對耶穌說:「看哪,他們在安息日為甚麼做不可做的事呢?」』

  法律賽人認為掐麥穗是收割的動作,也被認定是工作的一種。所以,堅持應該遵守律法的法律賽人,指控耶穌的門徒犯了上帝律法。但是,耶穌怎麼回答呢?我們一起來看27-28:「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

  耶穌的回應表達出了安息日設立的精神。安息日是為了人設立的,安息日是要給人帶來自由,而不是對於人的另外一種束縛。這樣的自由,是要讓人免於不斷的為主人工作,避免生命不斷的被壓榨。

  有一個神學院的教授跟我們分享過一個特別的經驗。當他在美國唸書的時候,隔壁棟房子住著猶太人。我們知道猶太人的安息日是星期五的晚上,而我的教授知道星期五晚上是猶太人聚集的日子,所以做了些點心要讓他們可以在聚會的時候分享。但是,當他準備好點心,從窗外看那棟房子的時候,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房子是暗的?他心裡第一個想法是,該不會出了甚麼事情?畢竟,安息日對於猶太人是一個重要的節日,不太可能沒有人在家裡。

  於是,當他小心翼翼的到猶太人的家裡,發現有人講話的聲音。一開始有點嚇到,但是,仔細一聽發現是他認識的猶太人的聲音。於是他按了門鈴,來開門的那個猶太人。那個猶太人一看到我們教授,非常的高興,並且跟他解釋說,他們在安息日的時間到之前,忘記開燈了。因為開燈,生火,在拉比對於安息日的延伸解釋下,屬於做工的一種。所以,當他們看到我的教授,非常的高興,終於有人來幫他們開燈了。

  我們可能覺得有趣,但現實中,安息日的規矩隨著歷年來拉比的解釋後,的確還是有著一些我們覺得不可思議的限制。

  例如,虔誠的猶太教徒在安息日不能工作、不能從事生產、不能用火用電、不能開車或乘坐交通運輸工具。由於安息日時不能用火用電,所以早在周五日落前,要先將家裏需要使用的電器用品插頭插上、打開待用的電燈,連食物也要先煮好,在日落前放進保溫箱裏保溫。而一樓餐廳入口處的大門是電動門,礙於律法,在安息日不能用電,他們只好在門口站著等,看看有沒有別的客人剛好要進來,好趁電動門開啟時,隨別人後面跟進來。但是,我們要清楚一點,猶太教並不認為耶穌是彌賽亞。於是,耶穌的教訓對他們的影響是跟我們不同的。

  另外有一點也要跟我們弟兄姊妹來分享。當我們每個禮拜天來教會做禮拜,其實,在意義上是守安息日沒有問題。但是,其實比較準確的說法是「守主日」,所以,我們比較常用的詞是「主日禮拜」。就像剛剛猶太人的例子,按照猶太曆法,安息日是從星期五日落起到星期六日落。

  當安息日開始時猶太教徒會點起蠟燭,而時間按當地日落時間而定。安息日是一個慶祝的日子。它是一個記念上帝和思考生命的精神層面,並花時間陪伴家人的一天。至於,主日禮拜的聖經根據則是來自於路加福音24章1-3「七日的頭一日,黎明的時候,那些婦女帶所預備的香料來到墳墓前,2看見石頭已經從墳墓滾開了,3她們就進去,只是不見主耶穌的身體。」

  我們所提到的主日就是七日的頭一日,這也是紀念主耶穌復活的日子。同樣也是一個慶祝的日子。主日同樣具有安息日的精神,但是則沒有像猶太教徒對於安息日的作息,有那麼多的限制。

  在來看另外一段的記載,在馬可福音第三章1-6節。

  「3:1耶穌又進了會堂,在那裡有一個人枯乾了一隻手。2眾人窺探耶穌,在安息日醫治不醫治,意思是要控告耶穌。3耶穌對那枯乾一隻手的人說:『起來,站在當中。』4又問眾人說:『在安息日行善行惡,救命害命,哪樣是可以的呢?』他們都不作聲。5耶穌怒目周圍看他們,憂愁他們的心剛硬,就對那人說:『伸出手來!』他把手一伸,手就復了原。6法利賽人出去,同希律一黨的人商議怎樣可以除滅耶穌。」

  如果身體不斷的被疾病所困擾,就容易讓人產生消極負面的想法。但是,一但得到醫治,身體痊癒之後,相信不只是肉體的疼痛得到痊癒,心靈上也得到了解放。我想這樣的心情,如果有長期被疾病困擾的兄弟姊妹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就我自己來說,我在當兵的時期,有一陣子腰部偶爾會到痠痛。那時候感覺自己還算是年輕力壯,所以,不舒服的時候就做做伸展運作來試著減緩疼痛。但是,突然有一天那個疼痛卻是從腰部像電流一樣延伸到大腿甚至到小腿。發病的那晚我印象還是深刻,因為我整晚陪著那些站哨的士兵,根本完全睡不著。隔天一大早,馬上進到醫院檢查。醫生診斷我的病是「坐骨神經痛」,主要是在部隊訓練的過程中,不當的過度使用脊椎。

  醫生建議了兩個處理方法,一個開刀,把壓迫到神經的那一節脊椎骨稍微撐開,因為疼痛的來源就是壓迫到脊椎的神經。如果開刀順利的話,大概一個月就可以復原。另外一個方式就是做持續物理復健,但是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好。住院的前幾天,痛到即使吃了止痛藥,半夜還是睡不著。本來考慮要用開刀的方式,但是就在我的前面也有一個病人得到相同的病,後來他選擇開刀,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在開刀的過程中,突然大量失血,緊急調動直升機,將他載回台灣本島的醫院做緊急的處理。本來,以為自己的病只是小病。後來,才發現原來脊椎的手術是有很多風險的。因為,我們的這條脊椎分布著很多的神經,有時候如果一個不小心就可以導致半身不遂,一輩子躺在病床上。所以,問題來了,如果是你,請問你會做怎樣的選擇?

  於是,後來我選擇了做物理治療慢慢恢復,於是,整整做了一年半的物理治療,才慢慢地恢復。在過程中,曾經也有很沮喪的時候,曾經也有復原進度停滯,想要放棄的時候。那時候,感覺生命好像沒有盼望了。站著也不舒服,坐著也不舒服,躺著也不舒服。每天都盼望著,那個像電流般的疼痛可以趕快好起來。雖然每天都很不舒服,但是也會期盼說,有一天疼痛突然就不見了。

  對於一個長年被手的疾病所困擾的病人來說,在安息日這天,他長期被綑綁的心靈,隨著手臂得到耶穌的醫治,也得著了心靈上的解放。但是我們在這段經文看到的是,當這些法利賽人固守在安息日字面上的律法,即使有人在安息日這天得到身心靈的完全釋放,他們卻只是商議要怎樣來除滅耶穌。完全忽略了,安息日所應該帶出的精神是讓受壓迫的人心來得著自由。

  耶穌對於安息日在律法上的回應,似乎也回應到我們現今所遭遇到的信仰困境。如果按照聖經中對於安息日的記載,我們應該都已經違背了聖經的律法。透過耶穌的回應,我們應該了解的是安息日的精神。如果只是字字句句固守在字面上的律法,帶給人的可能成為另一種生命的限制和束縛,甚至是信仰上的指責與指控。

  所以耶穌也曾對律法跟解釋提出他的看法。馬可福音12:30-31,就是耶穌對於完全的律法的詮釋: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上帝。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的了。對耶穌來說,所有對於律法解釋,如果失去了對人的愛,或者偏離了愛上帝跟愛人的時候,這樣的遵守律法是枉然的,反而不能得到上帝的喜悅。

  當我們失去對上帝的愛和對弟兄姊的愛,我們便讓自己也落入了像法律賽人一樣的景況。甚至失去了我們這個信仰團體在教會中所應該關心的事情。求上帝幫助我們。在教會中成為彼此祝福,也在肢體中有人陷入低谷或者偏離上帝的道路時,來彼此扶持。不僅學習成為彼此祝福的信仰團體,也成為彼此分享祝福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