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6.華語.「宣告真福」.劉立仁傳道

經文:馬太福音五章:1-12
聖詩:恩典之路、296、510

  這段經文,是我們大家所熟習的山上寶訓的第一段。在3-10節總共採用了八次相同的格式,按照希臘文的翻譯都是:「有福了!...... 的人們」。因此,也常被通稱為「八福」。不過,如果我們實際看完這段經文,我們會發現,實際上在11節的時候,也還有提到說:『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

  所以,也有人主張應該是「九福」才對!不過,多數的神學家認為,第九次是重複了第八次所提到「受逼迫」的主題,既然主題相同,應該也是算在同一類。所以,贊成是八福的還是佔多數。

  不過,中世紀的教父奧古斯丁認為,第三節和第十節有著相同的福份 - 天國是他們的。再加上10-12節都是在延續「受逼迫」的主題,所以,在這裡所談的福份實際上只有七種。那到底是八福?九福?還是七福?我想這些數字上的爭議,就讓神學家去討論。所以,我今天訂的題目是:宣告真福。不管是幾福,我想都不能否認耶穌所宣告的內容,是屬於真正的福氣,人生的真福。

  當我們來看第1-2節的地方,會發現一個很有趣而且值得探討的事情。就是到底耶穌這段話是對甚麼人說的。5:1『耶穌看見這許多的人,就上了山,既已坐下,門徒到他跟前來,2他就開口教訓他們,說:』經文告訴我們,耶穌看見了許多人,就上了山,然後門徒到他跟前來,他就開口教訓他們。這個「他們」指的是誰?看起來比較像是在指「耶穌的門徒」對不對?你可能會問說,傳道知道這個很重要嗎?知道耶穌是跟誰說話要做甚麼?

  確實,對我們來說,好像沒有這麼重要。不過,如果對天主教徒來說,這兩節的經文意義重大。如果對於後面的經文很熟悉的弟兄姊妹來說,我們可能都知道耶穌講的內容是甚麼,也都知道甚麼樣的人可以得著甚麼樣的福氣。但是,真的要做到每一樣,你覺得容易嗎?確實沒有這麼容易!

  所以,天主教是怎麼詮釋這段經文的呢?既然這段話是耶穌在對他的門徒所說的話,那誰是耶穌現代的門徒?自然就是那些天主教的神父、修士、修女等神職人員。所以,這些很困難的信條內容是誰在遵守?就是神父、修士、修女在遵守。你會問說,那天主教的信徒呢?畢竟這些還是耶穌的教導,所以當他們沒有辦法做到的時候,就要透過告解的方式來解套。

  聽到這邊你可能也會說,那太棒了!這些聖經裡面很難做到的信條,就讓牧師、傳道去遵守就好了。在這裡要跟大家說: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這只是天主教的解釋,不是我們基督新教的解釋。如果要了解基督新教的解釋,我們必須用經文脈絡來詮釋整段經文。整段的山上寶訓其實是從第5章到第7章才結束。所以,再請大家一起來看山上寶訓的結尾,馬太福音7:28-29:『耶穌講完了這些話,眾人都希奇他的教訓;因為他教訓他們,正像有權柄的人,不像他們的文士。』在這段的結尾告訴我們,耶穌的聽眾有誰?除了我們剛剛說的門徒之外,還多了「眾人」。所以,耶穌這整段的山上寶訓如果按照經文的脈絡來看,聽眾不單單是只有耶穌的門徒,還包含了跟隨耶穌上山的人群。所以,在基督新教的解釋上,不管我們是甚麼樣的身分,耶穌這整段話都是在對每一個人說的。

  相信聽到這邊大家又開始憂慮起來了。因為耶穌說的內容,我相信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有一樣的困擾。就是如果是要符合其中幾項,可能問題還不大。但是如果要同時全部符合,問題就大條了!因為,內容看一看。真的能夠符合的人,大概只剩下耶穌了。

  所以,今天也要帶大家一起來看看,初代教會到中世紀的教會理解這段經文的主流方式。這段時期主要以教父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的解釋成做是主流的理解方式,奧古斯丁認為在這所談論的真福,應該是一個進程,一個人的靈魂進步的進程,也就是靈性要達到完全的進程。

  他提到虛心,台語的翻譯是「心裡貧窮」,當人會自覺心裡貧窮則是靈性進程的第一步。貧窮所指的是缺乏、需要倚靠幫助而存活。當我們時常感到自滿,不覺得自己有缺乏的時候。我們可能會感覺我們不需要做任何改變,甚至也不需要上帝。所以,當我們的靈性邁向完全第一步,就是,當我們人自知卑微無助,因而學習去單純仰望上帝。這樣的人懂得親近上帝的人,也必是上帝要賜福的人!

  我們會發現,那些宣稱他們不需要上帝的人,其實也是對罪惡無感的人。所以,當我們自知卑微無助時,我們才會開始對罪惡感到哀慟,開始懊悔我們所犯的過錯。在這個時候,我們所能得著的安慰,便是上帝所展現那份全然的赦免。也經由對罪惡的哀慟,生出了「溫柔」的憂傷。「溫柔」也是希臘文化公認的美德,希臘的哲學家亞里斯多德說:『溫柔的人總在對的時候發怒,從不在錯的時候發怒。』所以,這裡所指的溫柔和人的自我控制有關。因此,「溫柔」並不是說不會生氣的人才叫溫柔,而是可以在適當的時候,用適當的方式來回應。甚至在遇到不公平、不公義的狀況時,溫柔的人一樣會做出回應。

  所以,奧古斯丁認為懂得「溫柔」的真正意義的人,便會產生「飢渴慕義」的心。因為飢渴慕義的意思是:「追求公義如飢如渴」。但是,從我們現實的生活來看,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夠用飢渴的態度來追求上帝的公義。常常我們會聽到一句話: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甚麼意思?「有關係就沒關係」意思是:如果是自己人,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關係就有關係」的意思是:如果不是自己人,就一切至少按照規定來。甚至,很多時候,我們用公義來要求別人,但是卻有可能用寬容來對待自己。所以,在追求公義的過程中,我們其實會發現我們需要上帝「憐恤」的幫助。憐憫也上帝的本性,根據馬太福音裡面的記載,耶穌也兩次提到上帝喜愛憐憫過於獻祭。在馬太福音廿三:23說:『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這更重的是你們當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憐憫人是律法中更重的、也是不可不行的。所以,不單單是我們需要上帝的憐憫,我們也要用憐憫人來回應上帝對我們的要求。

  奧古斯丁說,當我們得著上帝的憐憫,就會生發出「清心」。在詩篇裡面常常用「心裡清潔」來形容人在上帝面前的正直誠實,以及對於惡念慾望的棄絕。因為心裡的清潔與上帝的聖潔相符合時,人跟上帝就不在有任何隔閡,能與上帝直接溝通契合。在這種的身心靈的狀態下,奧古斯丁說這就是與上帝「和睦」的狀態。也當人在這種狀態之下,也會漸漸和上帝相似,配得被稱為上帝的兒子。這也是第九節所提到的:「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上帝的兒子。」這樣的解釋觀點,所說明的就是一個人一步一步走向完全的旅程。

  這樣的解釋,同樣延續到現在的天主教。但是我們發現,天主教所強調的是一種個人的修為,或者說「基督徒美德的目錄」,甚至是「進入天國的條件」。我們也可以理解,這樣的說法屬於所謂的「出世面向」。當我們談到「出世」,他代表了遠離塵世,離群索居。從一個比較容易理解的方式來看,就像是天主教大部分的修士和修女,他們選擇進入修道院的方式,就稱為是「出世」。

  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的解釋是,這些真福的重點不在於倫理的勸勉,而在於指出上帝對願意信靠基督的人,所給予的恩典與應許。另外,不同於奧古斯丁所注重人和上帝之間關係的出世面向,他認為此處的真福都是為了指向並對抗世俗世界的思想模式,針對貪愛財富、爭奪等問題,所以他更關心的這些真福所產生的入世影響。在廿世紀的潘霍華同樣認為,這些真福與基督教信徒的群體生活息息相關。不過,他也強調這些真福的重點,在於跟從基督,做基督的門徒,來與基督共同生活,並參與在基督的使命中。

  親愛的弟兄姊妹,不管我們透過甚麼樣的方式來理解這段經文,身為基督的我們都應該來思考,第一、當我們謙卑的來到上帝的面前,承認我們心裡的不足,就開啟了那道讓我們跟上帝越來越親近的門。成為上帝的兒女,就必蒙上帝的賜福!第二、當我們決心要跟隨基督的時候,我們就開始參與在基督的使命中。我們的生命也要開始成為基督在世上的見證,學習謙卑、學習溫柔、學習憐憫人、學習與人和睦就成為我們生命的功課,好叫世人也因我們得蒙上帝的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