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7‧「着傳着寫主恩典」‧方嵐亭牧師

經文:申命記六:4-9、路加福音一:1-4
聖詩:305、535、397
啟應:第37篇(箴言23)
金句:申命記六:5

  一個大樓管理員常感到無奈的是電梯旁上下按鍵的容易壞掉,最後用了一個方法來解決,就是放了一面鏡子;每個人看著自己,不再焦慮不安的猛按上下鍵。

  人類的歷史也像明鏡一樣。透過歷史使人了解人的過去,知道自己的問題也避免犯錯;雖然黑格爾說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教訓,就是人類不會從歷史上學到任何教訓。(就像我的母親在我小時候就不斷告誡,衣服穿著感冒就讓你吃牛糞,我還是常常不聽)但不可否認地,歷史就是有避免重蹈覆轍的價值。

  以色列人吃過很多苦,對於摩西看來就是忘記了上帝,忘記了被拯救的歷史,今天記載於申命記的經節是他在一次對以色列百姓的提醒。

  申命記原文的意思就是再說一遍「以色列阿,你著聽!耶和華咱的上帝是獨一的耶和華,你著盡心盡性盡力疼耶和華你的上帝,我今仔日所命令你諸個話,著記佇你的心,也著用這勤勤教示你的子兒,無論你坐佇厝內行佇路裡睏抑是起來攏著講論,也著缚佇你的手作紀念,戴佇你二蕊目睭的中央作紀念,閣著寫佇你的厝的門豎以及你的門。」要以色列人不僅要記在心上,上帝的恩情不能忘;而且要傳、要寫。

因為沒有講就是ut上帝的情

  今天第二段經文路加福音一1-4裡的要義,利用文字來傳達信息,往往比口傳更具準確性。寫下來的確是更能精準表達,而且不受時空的限制。我有一個親身的例子:當我第一次自己買一部車時,車牌號碼是4011,爸爸一看就說和彰化教會的電話一樣。我心中納悶想著,你從來沒有在記電話號碼,二來哪有人號碼是四個字,爸爸便對我說彰化教會第一支電話的由來:

  1968年雖然春生執事的皮鞋已經是開口笑,聖誕晚會後的報佳音,是由春生執事領軍的聖歌隊和TKC為主力;在凜冽的夜晚裡,唱著平安眠、聖誕眠…,聲音傳得格外遠,唱後一句聖誕恭禧、耶穌給你平安,換來一杯熱薑湯和一個紅包;春生執事向光輝牧師訴說著聖誕報佳音的成果,「牧師,青年團契和聖歌隊募來的錢,應該夠教會買一部八釐米的作福音事工呢!」牧師聽了皺皺眉頭的說:「嗯,八釐米的是不錯,可是教會如果有一部電話機可能更實用些哦!」春生聽了興奮起來:「電話,電話很好,但這些錢只有一萬多,好像還差一點。」他接著說,「啊!沒關係,我再去幫一些會友擦皮鞋,收一些奉獻,再去收一些破銅舊錫就夠了!」「對!為教會的第一部電話努力!」隔年,1969年3月,全教會個頭最高,在電信局工作的李松涵弟兄來找春生。「春生執事,春生執事,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よんでいい,4011,叫了!真好!」「教會的電話申請下來了,號碼就是よんでいい,4011,叫了!真好」(4011的日文諧音就是叫了真好的意思)」聽完後我對爸爸說,這麼感動人的故事我一定要幫你寫下來。2007年聖誕節前爸爸去世,我打開電腦十年寫了四個字4011,後來我也有將這個故事寫在教會公報,鼓勵青年人要想起以前的青年人都是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可惜的是,如果我在第一時間就寫起來,應該更加感動人。

  摩西要以色列人記住受恩典的歷史,我們也要傳、要講受恩典的歷史。在19世紀中後葉,據當時的英國與日本的官方正式報告說:「他們的頭腦和眼裡對不潔毫無認識。娼妓四處出沒,感染惡性梅毒已達第三期甚多…」「住在這種環境的台灣人教育程度,在台灣最古老的文化城台南中居民的學識淺薄。…他們為每天的生活所迫,沒有時間求知。…百分之九十的男子目不識丁。男子已經如此愚昧無知,所以女子的教育水準更低也不足為怪。」(見王育德,台灣-苦悶的歷史)至今,鮮少人會否認這樣的描述。

  然而,一個民智未開、毫無公共衛生觀念的台灣,藉著基督教宣教師實踐耶穌基督讓貧窮人聽到佳音、失明的,得光明、受欺壓的,得自由的上帝國理念;開啟了躍進世界舞台之門。台灣實在是主恩典充滿的地方1885年7月(中國清朝光緒十一年六月),巴克禮牧師創刊了《台灣府城教會報》(即今日的《台灣教會公報》),發刊詞中提到:「你們自己讀聖經,會受聖靈的感動,雖然沒有人講道給你們聽,仍然會明白上帝的旨意。可惜漢字很難學,會讀的人少,因此我們另行設法,以白話字來印書,使你們較容易看懂。我們最近在府城安置一座印書機,可印這種讀物。希望眾人要出力學習白話字,以後我們若印什麼書,你們都看得懂。人不可想著因為他識孔子字所以不必學這種字,也不可看輕它!」台灣的第一份報紙,開始啟蒙台灣的教會和社會,至今。

用文字來防止信仰中產生異端

  我想說文字事工的目的是讓讀者確信所信的是真理,讓真理影響生命,教會公報對外可以傳揚福音與表達長老會信仰的價值觀,對內則有教育、信仰反省、溝通與經驗分享的功能。

  1903年8月的教會公報,有篇曾持衡所寫名為〈埔社消息〉的驚聳駭聞頗有意義,可以了解當時的台灣情況外,更可以感受我們受基督教思想改變文化的可貴:…到日午我對城內轉來,在路裡有遇著人拿生番肉,行到放生番身屍的所在,只有剩那些腸子佇在若定。多多人拿伊的肉欲去吃,講那個肉真好吃,也真有補;有的拿心肝講做葯真好,可治心氣病,真有應效;有的拿伊的膽,講可做刀傷、槍傷的葯,真好用。那粒膽值銀三十元。有的拿腳腕那二塊屈做腳風的葯,真妙用;有的拿骨頭欲焢膠,講那個骨焢膠可做葯治寒熱病,真好用。照我的甲伊請問,殺著生番通身軀隴有路用,只有大腸、小腸與頭毛沒用若定,其餘無一點點浪費,殺著一個生番卡贏打著幾若隻鹿。對眾人著派一百石稻給他,這是聽到的例規,又那個身屍也是眾人真愛用。打著一個生番卡好做一年田,也有得眾人所謳咾。想著那些人真奇怪,愛吃生番肉,比吃鹿肉卡愛。真正是目瞅未曾看見、耳孔未曾聽見,這號的新聞真正是稀罕的消息。未有受教化的生番,只有愛殺人的頭來做好閒、勇猛、榮光、歡喜。有受教化的人,殺著生番不若得到一百石稻,也使眾人謳咾、歡喜;通身軀隴甲伊吃了了,想真,漢人真厲害,比番又卡番啦。

  這篇報導除了讓人知道台灣還保有如此野蠻的社會風俗之外,最後一句「比番又卡番啦。」和教會公報內提到的如何利益盲人、解放纏足、禁鴉片都是在扮演新文化建立的推手。

  一九三九年,二次大戰初起英國在面對德國強敵威脅之下,想出保持冷靜,堅持信念,持續向前激勵民心的口號KEEP CALM AND CARRY ON簡單文字也能充滿鼓勵性,就像三字出頭天感動多少台灣人民的心,二字平安二字喜樂就為人帶來多大的安慰,特別文字是超越時空最好的傳福音工具。

  沒有文字就沒有歷史;上主的話也因文字代代相傳,文字事工正像耶穌基督醫治瞎子一樣的讓我們不致成為心靈的盲人,文字事工可以讓每一個世代的人都看見了,然後跟隨基督,懇請大家再一次紀念文字事工的重要,讓生命中隨時有著福音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