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0.「做真光的燈」(台).蘇重仁牧師

經文:約翰福音一:1-10
聖詩:211、540、387
啟應:第41篇(以賽亞9)
金句:約翰福音八:12

  緒言:諸位主內兄弟姊妹平安:願上帝所賜的光照光恁、加增恁的喜樂、使恁心內面有平安佮喜悅、親像收割時的歡喜。更願恁以前所背的重擔、佇主裏得著消除。今早起咱相佮用拄才所讀的約翰福音,來想 ”做真光的燈 ”。佇真光佮燈的中間是有分別,真光本身就是來源、若是燈需要繼續有來源才會光。

  一、真光是上帝:若是人內面的「活命是人的光」。因為咱的活命是對上帝來的。所以,你、我是做真光的干證,親像約翰一樣。欲反照出彼個真光。以賽亞講:「行佇黑暗中的百姓看見大光。居起在死蔭的地者,有光照伊。」大光照聖經所說的,是照佇黑暗中行走以及佇死蔭之地的人。光互人無陷落危險、摔絡水溝、深圳溝;光互萬物有活氣、活力、有生氣。光對人的生活是真重要的,如同挪威尤坎鎮的巨大鏡子反射出太陽的光:「看圖1世界的光。」我們也是反射出愛子耶穌的光,要有耶穌才能發光。挪威的尤坎鎮(Rjukan)位於高緯度的山谷,由於群山環繞,以致每年的10月至次年3月都沒有陽光照射。為了得到陽光,當地居民佇山坡上囥一個真大面的鏡子反射太陽光,讓日光照入城鎮中心的廣場。大面的鏡子會跟著日出佮日落來調整角度,因為按呢會通持續發光。

  你、我成做一面面鏡、反照出耶穌的真光,您若是得著錢、勢、能力較濟,上帝哞欲求您愛做大面鏡,付出較濟,您若是得著較少、耶和華也是愛您做合適的鏡,互咱會通看著主耶穌的光。

  真光本身永遠有光發出,不過因為時代的改變、所以方法上、以及工具上也需要更新。以前宋尚節博士的佈道是用鑼、鼓,沿路也行也摃、也大聲喊譁講:上帝phàng見囝、上帝phàng見囝。今現今是用電視、ipad、ihome啲傳達,抑是親像咱教會的福音隊、佇考試的是,以及去大岡山行路分耕新。不論甚麼方式、真理的光是無改變,就是救人的靈魂是福音的中心。毋知現在的信徒你佮我,欲佇當今的時代做甚麼的鏡,來反照出上帝的真光、福音的鐘聲。咱的事工有轉型無?咱擴展咱的境界無?

  可惜有寡世間人卻常常稱自己是光,做大人物、偉人、大事。不過,卻無愛點著家己、犧牲家己,按呢欲按怎會通發出光呢?約翰家己講「他家己」毋是彼個真光,乃是欲為著光作見證。只有彼個光是真光,會通照光佇一切活佇世間的人。馬太五:15 現代標點和合本按呢寫:「若是你全身光明,攏無黑暗,就必全然光明,親像燈的明光照亮你。」上帝的光若是對頭殼教你照落去,您的全身就有光明。當咱每一擺有機會敬拜、讀經、吟詩的時,咱是毋是也需要自己思想,查看自己裡頭是有光或者是黑暗。所以咱著謹慎,驚了你、我內面的光是暗。

  耶穌的光到世間的功能就是,就是成做世間人我腳前的燈、也是路上的光。所以耶穌才會對眾人講:「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八12因為這光亦會使人有智慧,光若發出愚人就通達。」通達的人就是家己知,伊是為著真光做見證的人,伊需要看家己有反照主的真光無?

  二、互真光照着的人,伊的生命應該有新的改變的人。耶穌講:恁有光的時,就著信光,互恁成做光明的人,有燈光的人。」當每一個人被真光照的人,他就有新生命。新約中保羅是做好的見證,當伊行近大馬色欲去窘逐信耶穌的人彼的時,忽然對天有光,圍纍照伊;伊就跋倒佇地裡,伊聽見聲講:「掃羅!掃羅!啥事窘逐我?」伊講:「主啊!你是誰?」講:「我就是你所窘逐的耶穌。」當對天發光四面照著他。他就對壓迫信耶穌的人,變成一位為主併命、為福音大發熱心的人。其實聖經中認為:公義與光是有密切的關係,舊約做詩的人如此說:「上帝」「祂欲互你的義發出親像光,你的判斷親像中晝的光。」詩篇三十七 6

  真生命:應該是有作用、有成長的生命。樹佇壁頂、佇石頭縫發出,因為它有生命。教會的信徒、怹的信仰若是有真光的生命,怹欲有成長、擴展的教會。起造佇1165年萊比錫市中心,有一間尼古拉禮拜堂。【2、尼古拉禮拜堂圖】;這座禮拜堂佇20多年前、發生了一段民主革命的故事,也改變後來德國的歷史。對1982年9月20日起、尼古拉教堂佇克里斯蒂安.富勒牧師的主持下,每拜一下午五點舉辦和平禱告會,反對冷戰所帶來人民的喪鄉、以及軍備競賽等現象。這段期間,尼古拉教堂被東德國安看做「挑釁者佮顛覆力量聚集的所在」。1989年10月9日,教堂喀湧進大批的民眾參加和平祈禱,成為渴望和平變革民眾的聚集地。禱告結束後,每人手持象徵和平的蠟燭,參加無經過批准的和平示威遊行,萊比錫市民也自動加入,人數超過7萬人,東德軍隊七千名駐紮萊比錫,參加遊行的人數卻是武裝軍警的10倍。【看圖3;示威的場面的圖】;「怹對一切都有準備,唯一不知道如何對付燭光佮祈禱。」遊行最後是和平收場,民眾以非暴力戰爭的方式促使東德瓦解,手持的蠟燭毋限定刣勝軍警的戰車,也刣勝內心的恐懼佮壓力。

  這個了後、東歐其他共產國家恐懼的心牆,也如同柏林圍牆般,發生骨牌式的效應共產國家被徹底推倒。為了紀念這場關鍵性示威的遊行,1999年萊比錫市政府佇尼古拉教堂前廣場設置紀念牌,牌上印著事件的時間和大大小小的腳印,指向當年遊行隊伍行走的方向。這次革命沒有領袖,領袖就是尼古拉教堂和市中心。只有一個領袖:拜一下午5時,聖尼古拉斯教堂。對基督徒來講、真光是上帝,是咱的燈火的燈源。

  結論:【看4圖、看記念由票】,教會怎樣會通成做一國的記念由票。是因為會友歡喜成做小小的蠟燭光。【看5圖燭光】做詩的人講:主咧叫咱人,做真光的燈,親像一枝燭火,冥時照光明,此世間是黑暗,多多人躑躅,咱當照它光,一人一隅。

  佇咱啲敬拜上帝、信祂的囝耶穌是咱的向望的時,毋知,你、我有記得耶穌的教示、愛做光、做鹽猶無?若是咱無這款的瞭解、也無欲落實主的教示、按呢咱的敬拜就真無采。所以懇求主上帝,幫助你、我活佇上帝疼的光的內面。佇生活無閒的中間,毋通只有為自己來活,求主教導你、我會曉怎麼做、才會通反照出上帝的光、真理、道路。通活出基督的款,為主來發光,互社會、國家因為咱基督徒的存在,改變閣較有平安、喜樂、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