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4.「腳蹤之美」.董俊蘭牧師

經文:使徒傳二:14-24
聖詩:26、535、396
啟應:第50篇(以賽亞61)
金句:使徒行傳二:21

一、請安

牧師、各位兄姐:大家平安

  很高興今天能夠代表玉山神學院來向大家請安,並拜託大家一起來關心這間總會所屬、專為原住民設立的神學院。

  玉山神學院正在興建一棟綜合大樓,這棟大樓已經在今年的一月十五日舉行落成感恩禮拜。非常感謝我們教會的羅牧師,以總會議長的身分蒞臨主持開幕。現在學生可以在69年的校史中,第一次使用真正的禮拜堂做禮拜。不過,除了禮拜堂,大樓其餘的部分並沒有完成,因為經費不足,目前處於停工的狀態。這棟大樓的硬體部分預算兩億四千萬,在我們借到七千萬的貸款後,已經全部還清。但內部的設備費卻還沒有著落,我們需要最少三千萬的現金,才能完成整棟大樓內部的設備。所以,懇請各位兄姐伸出援手,幫助這間上帝為了培育原住民教會牧者所設立的神學院。

二、聖靈降臨的目的

  今天是聖靈降臨節,今天我們恭讀的經文,記載第一個聖靈降臨節的故事。根據使徒行傳第二章的記載,聖靈降臨之後,彼得代表全體門徒,引用先知約珥的話,向回耶路撒冷過節朝聖的猶太僑民講道。

  首先,彼得指出「Tī路尾ê時日」,這指的是一個世界末日的來臨。關於世界末日,今天的教會普遍存在兩個極端:(一)一天到晚猜測末日什麼時候會臨到?這種情形最近比較少,在2012年時,我們經常聽到有人「預言」末日即將在某月某日來臨。結果當然沒有,這種猜測在人類歷史中已經發生無數次,沒有一次應驗,卻仍然有人相信。(二)另一個極端,是認為沒有末日這回事,所以可以為所欲為、為非作歹。關於末日的臨到,馬太福音24:36-44已經清楚教導我們兩件事:(一)沒有人知道末日什麼時候到;(二)但並不是說末日不會臨到,反而是隨時都有可能臨到,所以信徒要警醒準備。

  然後在19-20節,彼得提到末日臨到的景象說:「頂面tī天裡我beh顯出奇事, 下面tī地裡我beh顯出神蹟, 就是血,kap火,kap煙霧;日beh變做暗,月beh變做血,」這些戰爭的畫面和異常的天象,描寫的是末日臨到時「懲罰」的景象。末日臨到時將有「審判」;本來審判的結果可好可壞,這就好像學校的考試,只有成績不及格的學生才會被懲罰,成績好的反而可以得到獎賞。但這裡的經文使用的是代表懲罰的畫面,表示以這個世界的現況,能夠順利通過審判的機會不大。而這就是教會的責任,把壞的審判結果,改變成好的結果。

  那要如何讓人在審判中得到好的結果?經文說:「Tī主大koh榮顯ê日,bē到ê事先;凡若求叫主ê名ê,會得tio̍h救。」只有求告主名,才能讓人順利通過審判,得到永生的獎賞。那麼,如何「求告主名」?使徒行傳2:38說「Lín tio̍h反悔,ta̍k人tī耶穌基督ê名受洗禮,到hō͘ lín ê罪赦免;koh beh受聖神ê賞賜。」悔改、並且接受洗禮,這就是「求告主名」;求告主名的結果,是罪得赦免,可以進入永生,並得到聖靈作為印記。

  為了讓所有人求告主名,我們需要大量的福音使者。所以,「我beh用我ê神降落tī凡有肉體ê; Lín ê後生lín ê cha-bó͘-kiáⁿ beh做先知講話, Lín ê少年人beh看見異象, Lín ê老人beh得tio̍h眠夢;Tī hiah-ê日我也beh用我ê神 降落tī我ê奴僕女婢;in亦beh做先知來講。」福音使者的使命是像先知那樣宣講上帝的旨意,讓人悔改歸向上帝。因為禾場很大,需要大量福音使者,因此上帝要揀選所有人來服事,包括兒女、年輕人、老年人、奴僕和婢女。最後,經文兩次提到「我beh用我ê神降落tī凡有肉體ê」,表示:(一)聖靈降臨的目的是要傳福音,其他的都是次要的目的。(二)聖靈是我們傳福音的權柄來源,也是力量的泉源;所以傳福音不能憑藉匹夫之勇,而要依靠聖靈的力量。(三)傳福音要根據聖靈的引導和教導,因此宣教之前要先做好教育的工作。

  就因為有這些早期福音使者美好的腳蹤,今天台南地區的教會要聚集慶祝福音傳入台灣150週年;也因為有這些美好的腳蹤,才有我們東門教會設教112年的光榮歷史。而這些美好的腳蹤,不止要一直延續下去,而且要向外擴展。

三、原住民事工

  今天原住民教會已經進入第二階段的宣教期。第一階段的宣教地點在部落,不管是平地人的福音使者,還是原住民本身的領袖,他們的服事地點都在部落。但三十年來,台灣社會變遷的速度很快,原住民社會形態改變的速度更是我們難以想像。所以第二階段的原住民宣教需要兩面作戰。

  近二、三十年來,原住民開始離開他們的部落,移民到都市。因為原住民在部落所享受的資源不足,尤其是醫療和教育,所以來到平地後,普遍缺乏謀生技能,只能做一些粗工,賺取微薄的工資。但他們眼睛看得到的,卻是繁華的社會,這讓他們移民到平地的適應,普遍不理想。因此,如何幫助這些移民到平地的原住民,這是第一個戰場。

  雖然很多人移民到都市,但更多的原住民留在部落。這些留在部落的,大部分是老人和小孩。部落的老人很孤單,需要人陪伴照顧。部落的小孩將來都可能往平地移民,他們需要照顧和培育,好讓他們將來移民的適應能夠好一點。而這是第二個戰場。

  為了培育優秀的原住民牧者,將來進到他們的教會兩面作戰,玉山神學院設立了神學研究所。又為了為數不少的原住民還沒有機會讀大學,所以玉神還有宗教系、教育系、社工系和音樂系等學院部的科系。而這些學院部的學生,大部分都表明將來要投考神學研究所。

  大部分玉神的學生,對他們的部落都有強烈的使命感。有些學生的家庭已經移民到平地多年,生活也算安定,但他們來讀玉神,為的是一個使命:「我要回部落!」所以,在神學和原住民課程外,他們認真學習母語,從以母語讀聖經開始,到用母語禱告,希望將來能夠使用母語向他們的族人傳講福音。

  所以,這是非常值得我們關心和支持的一所原住民神學院。非常期待大家能夠為我們禱告,也為我們奉獻,讓玉神能夠培育最好的原住民牧者,將來幫助原住民做好移民的適應,讓這些原住民朋友能夠成為我們平地人最好的鄰居。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