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2.「以詩歌見證主恩」.林榮郎牧師

聖經:詩篇七十一篇16-24節
新聖詩:8 533 391
啟應文:新聖詩第47篇

  今天我懷著十分歡欣的心情,回到小時候參加過主日學教育的母會──東門教會,也是回來台南美食故鄉,我在這環境成長孕育生命,因我就讀勝利國小、長榮中學、台南神學院,畢業後離鄉背井往彰化萬豐教會及台中新社區的重新教會、東山牧會,感謝主,牧會道路雖然艱辛,卻蒙受神無數的恩典及賜福。

  今天謹代表總會新眼光電視台返回母會向兄姐請安感謝,過去關心新眼光電視台,今後請你繼續不斷地支持、代禱及奉獻。「收看新眼光電視台,平安福氣隨你來。請支持媒體宣教,請支持新眼光電視台,給福音遍傳全世界。」主耶穌教導我們必須疼愛軟弱的,微小的。在總會現有機構事工中,新眼光電視台最年幼、最軟弱,需要兄姐以行動來扶持。德雷莎修女說:「我們不能做偉大的事,但我們能以偉大的愛來做微小的事」

(獨唱英文版主禱文)

  在一次演講會中,主講人說:「馬英九有權力,郭台銘有財力,林志玲有美麗。」你可知有一天權力將會腐化,財力會消失,美麗會凋謝。但有一項可以永存的普世價值就是信、望、愛。這是我們所堅持的信仰內涵。

  本日所讀經文是大衛王的生命告白,真情的流露。他自出生、年幼、壯年到年老,這一生年日,他依靠上帝而活可謂精彩的人生。他曾以音樂彈琴帶給掃羅王心靈中的惡魔離開(撒上十六23)。他也用光滑的石頭打倒敵手非利士領袖歌利亞(撒上十七45)。大衛的信仰,建立以色列國家充滿輝煌的歷史而使耶和華得榮耀,但也經歷許多的失敗、苦難及軟弱,可謂有過鹹、酸、甜、苦、澀的人生,但他的信心、智慧超人,他有深沈的思考力,與上帝建立美好的關係,他看見上帝的大能,因此以他的嘴脣、他的舌頭傳揚上帝奇妙的作為。他留下許多撼動人心的詩篇傑作鼓舞人心,他雖然已屆銀髮、年老之日,但仍不斷致力信仰傳承下一代,以詩歌彈琴、歌頌上帝的偉大與奇妙作為。

  我出生於仁德的太子廟旁的三合院住家。此時家人已從迷信的傳統信仰改信耶穌。據長輩提及,我出生不久即有我們教會婦女到家中祝福祈禱,看見我便提及「這是主賜的」,日後「主賜」便成我的乳名。我五歲時,生母別世,卻留下美聲的歌嗓。繼母入室後對我倆兄弟也倍加愛護照顧,但又生下六個弟妹。繼母勤勞信仰熱忱,後教導我彈風琴,是我的啟蒙老師。祖父母信主後,熱心往各地傳福音,為人醫病趕鬼,父親務農又經商。祖母經常向我叮嚀:「你是奉獻給主的,長大後要讀神學院做牧師。」及至我十七歲時,祖父生病臨危前向我提起一句話:「主賜啊!你是否繼承我未完成的工作?」我肯定的回應:「阿公,我願意繼承你做未完成的工作。」感謝主,我就在這樣氛圍下堅定回應走「不是一條易路」的傳道、牧會歷程,前後四十年的人生。2008年10月26號於台中東山高級中學思源館舉行退休感恩禮拜,千人參與的盛會留下許多回憶及感動。

(獨唱「與主同行」、「祢真偉大」)

  我要見證分享結婚日那天所發生「迎娶新娘禮車墜落山谷」的奇蹟:

  1969年6月初,自台南神學院畢業,就準備接受差派及結婚,期攜手前往牧會。7月22日是我們結婚日,選訂台南神學院禮拜堂,恭請院長宋泉盛牧師福證。當時家庭經濟狀況不佳,只好租用神學院一位工友的自用車做為禮車。那天清晨,司機開車到仁德鄉太子村的家,準備前往遙遠的旗山迎娶新娘。當我看到那部老爺車,心中起了愧對新娘的念頭。當時禮車尚未配上紅彩帶,二弟陪我同行,花童於神學院會場等候。

  祈禱後,禮車啟程,途經歸仁、關廟、龍崎,便進入漫長又難行的山路,車子獨自奔馳崎嶇的路面,車後揚起漫天塵土。後來,我們趕上一部車子,便從旁超車而過,司機說了一句話:「像那部車,在這山路跑兩三趟可要報銷了。」我轉頭一望,原來是一部非常漂亮的三千c.c載客黑頭車,心中起了一個念頭,那部車子如能做為我的禮車,該多好呢?這部老爺車已跑在前面,車後又揚起了一片塵沙。不久,路過第七號橋,即上坡轉彎,因速度快、路面又不平,瞬間,整部車子朝山谷墜落而下,我見大勢不妙,驚喊:「主啊!救我,主啊!救我……」直到醒來,己身置山坡草叢中,驚慌得不知所措,但還是試圖保持鎮靜。我看見車子停在山谷深處,就提起驚惶沉重的腳步及受傷的身子,沿著陡峭的山坡,下去救車內的二弟及司機,我們三人皆已掛彩。在結婚大喜的日子,如此意外事故發生,如同經歷了一場失敗的戰事,但我確信「主必同在」。二弟傷重無法走路,我與司機共同扶持他爬上險峻的山坡。此刻心中另有隱憂,即求助無門又不知何去何從,但我相信「人的盡頭,就是上帝的開頭」。

  奇蹟終於出現了,那部我們所超過的車子,卻停在路邊,司機竟是我所認識的人,他問我:「要去哪裡?」我說:「要去旗山迎娶約翰照相館的女兒。」他訝異的回答:「你岳父說要用這部車子。」這是多麼巧合。我何時見過這位司機呢?原來是7月5日牧師娘的五哥於台南訂婚禮拜時,岳父也租用這部車子,宴客時我與司機同桌而認識。上車後,立刻趕往旗山家,我心中存著感恩,因奇妙的神為我預備更美的禮車,如經上所說:「耶和華以勒」。當車子到達旗山,先到醫院療傷,二弟需住院治療。我則獨自一人坐上這部豪華禮車前去岳父大人家並提此意外事,他相當驚嚇。但很快地由禮車前導,親友乘坐包車,驅趕台南神學院,再也不敢走回原來的山路。車子改走往高雄路線,行經溪州、楠梓、岡山、台南,到達會場已延遲一些時間,眾人並不知所以然。

  結婚禮拜隨即開始,我的身體雖受傷,但我仍神采奕奕的步入禮拜堂台前,堅定的信心、盼望的志向,絲毫不受影響。院長冗長的勉勵、福證,我也忘光了,唯有四位同學的祝歌<God is Love>上帝是愛(疼),上帝不只愛,心也疼了。當時會場內沒有冷氣也沒有電風扇,悶熱的七月天,汗水、血滴上西裝,但我仍以無比歡欣、感恩完成結婚的誓約。

  結婚禮拜後,於場外拍團體照,再往餐廳宴客,左腳已浮腫無法容鞋,家人見狀,由二叔父又帶我前往醫院,新郎似乎落跑了留下新娘直到喜宴結束,單獨一人送客,親友也不知何因。憶起這段往事,我並未埋怨或懷疑神的旨意,反而更體會神的同在,而更堅定我獻身的意念,我要永遠歌頌、感恩、讚美神的偉大及奇妙的預備。

  台中光華高工校園內教育大樓牆壁上寫一句:「凡事感恩,常常喜樂」。另於校門口左邊豎立一片看板,內中第一點:「我們每一個人有不同的能力及生命意義。」第二點:「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成為別人的祝福。」

  最後我唱一首最近在台灣網路上非常流行的一首詩歌:

You raise me up。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當我靈魂疲倦沮喪的時候;
當我內心背負困難重擔,
而我會在平靜安穩中等候,
直待你來,輕坐身旁陪伴。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你鼓舞了我,能站於群巒山崗;
你鼓舞了我,能經狂風巨浪;
站你肩頭,使我能壯膽剛強;
你鼓舞了我,能超越我自己。

──引用自 http://blog.yam.com/efchh/article/100052 聖達台福基督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