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31.「落火爐的信仰」.吳明漢傳道

聖經:但以理書三章13-18節
聖詩:615 159 389
啟應文:54

一、前言:

  台南大專宣教事工是以SCM精神(Student Christian Movement:學生基督徒運動)為基礎的事工,SCM的精神就是從深刻理解上帝的話語中來實踐上帝的話語,是一種不盲從、不無知、不漠視、不空談的宣教精神。這種宣教精神必須建立在理解上帝的話語,因此,面對上帝話語的詮釋必須相當慎重,不能斷章取義。斷章取義式的理解經文,猶如背金句式的信仰,不僅無法理解上帝話語的信仰意涵,更要擔心可能會活出違反基督信仰的樣式。如此,我們需要逐字逐節地來閱讀並思考今天所領受的經節,並反省我們的信仰實踐。

二、本文(經文):

  但以理書總共有十二章,前六章是以戲劇方式呈現但以理及他的三個朋友沙得拉、米煞及亞伯尼歌被擄到巴比倫服事尼布甲尼撒王的故事。今天禮拜領受的經節是從但以理書三章十三到十八節,這段經文的脈絡是從尼布甲尼撒王在社拉平原造了一個金像開始。當尼布甲尼撒王立了金像後,要求所有巴比倫的官員前來參加金像的開光禮,等所有官員都聚集在金像面前時,尼布甲尼撒的傳令官突然令命:「各方、各國、各族的人哪,有命令傳給你們:你們一聽見角、號、瑟、三角琴、鼓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當俯伏,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凡不俯伏下拜的,必立刻仍在烈火的窯中(和修三1-6)」。

  顯然參加金像的開光禮是藉口,傳令官的命令讓所有人明白這是一場政治行動,要求所有參與的各方、各國及各族的人必須降伏在尼布甲尼撒王的權力,否則已經有烈火的窯為不順服的官員在旁。這樣的政治行動是為了帶了第三章的劇情「不服從王權的猶太人」所做的鋪設,讓擁有各方、各國、各族忠誠的尼布甲尼撒王與擁有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忠誠的上帝產生衝突的張力。

  從在三章8節開始,迦勒底人向尼布甲尼撒王告狀,因此尼布甲尼撒王在13-14節大發烈怒,立刻命令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到他面前來審問。事實上,尼布甲尼撒在其王權統治下,應該不需要如此禮遇沙得拉、米煞及亞伯尼歌這三位外族人,面對如此不順服的官員,應該立刻實現拜金像命令中的扔火窯的懲罰。但尼布甲尼撒王卻以審問的方式,甚至讓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有重新得到赦免的機會,只要他們願意降服尼布甲尼撒的命令,尼布甲尼撒願意既往不究。

  在這樣看似明理的審問裡,其實充斥著權力、民族、價值觀甚至信仰的角力。尼布甲尼撒的公開審問,提供了一個規訓的演出,供所有巴比倫的官員以及各國各族的人民觀看。因此,不論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三人順從或拒絕,這場審問的結果都將會增強尼布甲尼撒的統治王權。但是,當尼布甲尼撒在審問中問起:「若不下拜,必立刻扔在烈火的窯中,有哪一個神明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呢?」(三15),沙得拉、米煞及亞伯尼歌三人竟然回答:「尼布甲尼撒啊,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三16)。甚至,他們繼續向尼布甲尼撒王如此說道:「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啊,他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絕不事奉你的神明,也不拜你所立的金像」。

  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回覆是尼布甲尼撒王從未意料到的,若是他們接受尼布甲尼撒王給的最後機會,向金像下拜,便能免除火窯之難;若是他們拒絕尼布甲尼撒王的恩典,決意拒絕不向金像下拜,那就是一場火窯的規訓演出。但是,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不僅違抗王的命令,他們竟然連王的問題都不願回答。這樣的舉動令尼布甲尼撒怒氣填胸,命令把窯燒熱比平常更熱七倍。劇情發展至此,我們可以看出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面對尼布甲尼撒的威脅,並非以相信上帝的拯救作為對抗王權的力量,反而,卻是以殉道的精神讓強權無能為力。

結語:

  其實,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價值便是在此,對沙得拉、米煞及亞伯尼歌而言,他們的信仰理解便是一種即便被扔進火窯也不能動搖的信仰。如此,我們便能看見基督教信仰的方向性,而教會的孩子及大專訓練的學生就是要在這樣的方向性裡成長茁壯。

  大專宣教事工和教會的教育事工,都有一致的方向,因為我們的孩子及學生在信仰的造就上並不需要舞台,而是祭壇。以生命的祭壇獻上自己的生命,即便會被扔進火窯也不願對這個世界低頭。尼布甲尼撒的金像至今仍佇立在我們的社會,我們必須從上帝的話語理解並實踐基督教的核心價值,教導我們的孩子及大專的學生如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一樣,不願向強權的金像下拜,甚至赴火窯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