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6.「看見」.李欣曄傳道

經文:列王紀下十七章8-24節
新聖詩:326 573 400
啟應:新聖詩63篇 來11

前言

  弟兄姐妹,你是否正處於人生的瓶頸之中?是否覺得快無法喘息了?再也撐不下去了?也無力往前走了?放眼看去,路好像已經走到了盡頭,看來看去,似乎再也沒有路可走了…….。

  那是因為我們正戴著我們自己的眼鏡,視野只侷限於我們自己的眼光之中。

  若是你願意換付眼鏡,戴上上帝的眼鏡,你會驚訝的發現,視野不僅變得寬闊,而且只要轉個彎,竟然還有一條路可以走……。所以,不是路走到了盡頭,而是我們該放大眼界,隨時要轉彎了。

我們這個世界中的困境/問題(我們常侷限於自己的眼界之中,卻不明白上帝的計劃)

  那一年因為看見了一群來自單親、低收入戶,以及特殊狀況的孩子們,我的心被觸動了,我向上帝說出了我願意委身的心志。雖然我願意一生委身於上帝,卻不知道上帝會如何帶領我。

  在被上帝呼召到有想要唸神學院之間,我有將近二年至三年的時間,工作的狀態一直都不是很穩定,經濟的收入更是拮据。其實我並不明白為什麼我會陷入在這樣的處境之中,而我也看不見任何的希望。不但沒錢吃飯,沒錢坐公車到教會,更別說是支付房租了,但我始終不敢向人透露我的處境,而我已經受人的幫助一段時期了。所以我只能餓著肚子,花二個小時的時間,徒步往來教會,但心中卻是對上帝百般的埋怨以及不解,而上帝始終都是沈默的。

  等候的過程中,這些孩子們的臉孔總是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而讀神學院的想法也漸漸在我的心中逐漸形成。然而對於報考神學院的事,我的母親卻始終是抱持反對的態度。而我也只能向母親表明我的立場,然後繼續耐心等候她的同意。

  在上帝奇妙的帶領下,讓原本堅決反對我考神學院的母親竟點頭答應了,我利用緊迫的時間預備了所有相關的報考事項後,就憑著信心去應考了。考完後,我的心情卻完全陷入焦慮之中,所有負面的想法排山倒海而來。「我沒有路了,眼前只存這一點希望了,假若真的沒有考上,死就死吧!」我完全陷入自己眼睛所能看見的景況之中,且悲觀被動地等候著。

  接到被錄取的消息,讓我長久以來的等候,終於有了一個答案,而我也對於神學院充滿著無限的期待與憧憬。但註冊單上的金額,卻將我從夢境中帶回現實。「錢不夠!錢不夠!」即或有人為我奉獻,但距離繳費的金額仍有一大截的差距啊!不能分期!不能無息借款!不能助學貸款!註冊前一天,當我清楚明白,我已經沒有任何方式可以去籌出我的學費時,我心裡再也承受不住的放聲大哭說:「我究竟該怎麼辦呢?」

聖經中的困境/問題 (寡婦只定睛在自己的問題上,卻不明白上帝的計劃)

  在今天的經文裡,我們也相同看到一位寡婦,經歷了像洗三溫暖一般高潮迭起的情節。故事發生的背景是這樣的:當北國的亞哈王離棄上帝崇拜巴力的惡行,已逐漸影響以色列百姓的時刻,上帝的先知以利亞,從基列來到了以色列國,在國王亞哈的面前,以利亞大膽地說出可怕的旱災預言,也掀起了這場上帝與巴力誰掌管雨水的爭奪戰。而以利亞隨後便依照著耶和華的指示躲藏在基立溪旁,正如上帝所說的,祂不會使雨露落在地上。果不其然,沒有多久,基立溪的水已經到了一個極限,乾了!以利亞在此時又接到上帝的新指令,要他前往巴力廟的發源地:西頓的撒勒法。

  在旱災還沒有發生以前,撒勒法是一個熱鬧的商港。但自從旱災以後,撒勒法的街頭除了冷清,什麼東西都沒有了。一位剛喪偶不久的撒勒法寡婦,她和自己唯一的兒子陷入了食物困乏的絕境。寡婦帶著絕望的心情,以及沈重的腳步撿拾了幾根木柴,準備將所剩的一點食材做成餅給自己和孩子吃。寡婦明白再也沒有人可以幫助他們了,孤獨無助的心情猶如刀割,因為他最無法承受的是他年幼的孩子即將餓死的事實。寡婦的心情正混亂不知所措的當下,在城門口出現了一位面容疲憊的外地人。這位穿著駱駝毛皮衣的外地人,用虛弱無力的聲音呼叫著寡婦,他向寡婦祈求一些水喝,正當寡婦默默不語要去取水時,這位外地人又再次向她祈求一些餅來止餓。

  「餅!」寡婦的眼睛所能看見的是,自己只剩一點麵和油,哪裡來的餅可以分給這位外地人呢?終於寡婦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壓抑許久的情緒,她帶著顫抖且激動的聲音向著這位陌生的外地人說:「我沒有餅,眼前我只剩一點麵和油了,若是沒有人可以再幫助我們,死就死吧!」。在聽完寡婦的苦情後,以利亞以一句「不要懼怕」,將上帝的福音帶進了寡婦的生命中,它代表著上帝拯救的來臨。頓時寡婦的困境有了轉化,因著這句帶有權柄的話,使原本在食物上到了極限的寡婦經歷了食物不匱乏的神蹟。

  好不容易寡婦和孩子都存活了下來,也不用再愁煩糧食的問題了,但寡婦的兒子卻突然生了一場大病,以致後來那孩子連奄奄的氣息都沒有了。好不容易總算渡過了饑荒的考驗,也存活下來了,怎麼如今兒子卻病死了呢?看見孩子漸漸沒了氣息,寡婦再也無法冷靜,她徹徹底底完全的崩潰了,她失控尖叫的跑向以利亞,對著他吼:「都是你!都是你!是你讓上帝想起我的罪,以致祂降禍在我身上,將我一生的指望都滅絕了!」。究竟為什麼應許賜人生命的上帝,反而卻在這裡帶來死亡呢?寡婦面臨了比旱災更加嚴峻的試煉,也是人類最終的極限-死亡。寡婦整個人陷於死亡的驚駭之中,無法想像那與她一起渡過饑荒困境的孩子,如今卻留下她走了。寡婦心裡再也承受不住的放聲大哭說:「我究竟該怎麼辦呢?」

聖經中的恩典(上帝的權能超越一切,寡婦選擇放手交託與上帝)

  正當她不捨地抱著孩子哽咽之時,以利亞向她走了過來,以利亞輕聲肯定地向寡婦說:「把孩子交給我吧!」寡婦心中正猶豫掙扎之時,她突然想起她前些日子,也是聽了這位神人的話,放手一搏把罈內的麵和瓶裡的油用完,結果,竟看見麵和油源源不絕的出現。如今,寡婦看著孩子漸漸冰冷的身體,決定再次放手將孩子交付與以利亞,期待上帝能再次透過神人以利亞為她行奇妙的事。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以利亞和孩子仍舊在閣樓上,而且一點動靜也沒有,寡婦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來回跺步於樓梯口,並且不時的抬頭望向樓上。終於,以利亞抱著身體還虛弱的孩子下樓,面容歡喜地將孩子交還給寡婦說:「你看!你的孩子又活過來了!」我想再也沒有其他的時刻,能讓寡婦如此地欣喜若狂了!寡婦將孩子又親又抱,並且以激動感謝的聲音,向著以利亞說出了她首次的信仰告白:「現在我知道你是神人,耶和華藉你口所說的話是真的!」

  「一切都是出自上帝一定的旨意;因此,沒有什麼事是出於偶然的。」加爾文認為這即是上帝的主權。經文中的寡婦所遇到的每個極限也都不是出於偶然的,乃是因著上帝的旨意。雖然寡婦只定睛在自己所遭遇的事情上,並且只看到了眼前的環境,但上帝仍然慈愛地向屬祂的兒女說:「耶和華的膀臂豈是縮短了嗎?」上帝並沒有失去祂的權能,祂仍舊掌管著宇宙和萬物。

  當上帝祂決意要應允我們時,祂必使天降下雨露,使雨露滋潤大地而生產五穀、新酒和油,供應我們一切所需,因為祂的權能掌管一切,甚至連死亡都無法轄制祂,因為上帝是勝過一切死亡權勢的上帝。

我們這個世界中的恩典(上帝的權能超越一切,我們選擇放手交託與上帝)

  假若我只看見了缺乏的痛苦,而屈就於現實經濟的需求;假若我只看見母親的堅持與建議而不考神學院,假若我只看見註冊前一天沒錢的實況,今天我就無法站立在這裡。還好,在我無可指望的時候,上帝讓我從看這個被創造的世界,進而看見祂是創造世界的上帝,因為這樣的看見,而選擇放手交託給上帝。

  放手,並不是處於無奈或是放棄的的狀態之中,而是全然的相信,選擇相信接手的上帝,能夠使我們在無可指望時,因著相信祂而仍然有指望。因著放手,我才有機會經歷上帝奇妙的帶領,因著放手,我才能看見上帝豐富的供應,因著放手,如今我才可以繼續走在服事上帝的道路上。很多時候,我們常因著上帝的沈默,或是自認上帝錯待我們,而感到憤怒或是絕望,但我們卻不明白上帝真正的心意,以及祂的計劃是如何超越我們有限的思維。我們總是用自己的眼界去侷限上帝在我們身上的作為。但在我們人生的極限之處,上帝總是會為我們開啟一條恩典之路。因為我們所倚靠的乃是掌管一切萬有的全能上帝,祂是可以打破一切極限給予我們永遠盼望的全能者。

結論

  有位老師進了教室,在白板上畫了一個小黑點。然後他問班上的學生說:「你們看到了什麼?」大家都異口同聲的說:「一個小黑點啊!」這位老師卻回應:「只有一個小黑點嗎?這麼大的白板大家都沒有看見嗎?」。今天,我們究竟看見什麼呢?是看見只剩下一點麵和油?還是看到了掌管雨水,賜下五穀的上帝?是看見已經死去的孩子?還是看見使人復活的上帝?是的,在座的弟兄姐妹們,我們都需要換個角度,而且是以上帝的角度和眼光去看待我們生命中的每個問題和困境,不然我們將會像這些學生一樣,只定睛在小黑點的身上(我們的問題和困境),卻忘記偌大的白板(上帝的權能)仍舊存在。讓我們一同學習放長放寬我們的眼界,讓上帝的眼光帶領我們未來的每個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