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7‧「以父的事為念」‧林信明牧師

「以父的事為念」
路加福音二章41-52節


      什麼才是以父的事為念,大家會認為常祈禱、讀經、參加聚會、做上帝的工,這些都對。我要提醒大家,耶穌說這句話的時機是在聖殿裡說的,更具有意義,而且這句話有譯本更譯為「我必須住在我父的家裡」,父的家裡就是聖殿,就是教會。

      我們要以父的事為念的中心點,必須與聖殿(教會)連結在一起,當你離了教會,說:我要做父的事,那是空談,就是有,也做不久,父的事很多,可以在平時、日常生活中去做,也可以在教會中來做。當你平常生活中,你對鄰人表現出你的愛心、關懷的心時,那是做父的事。當你拿著傳單去分時,那是父的事。當你去探訪關心貧窮、住院的兄姐,那是父的事。當你去參與關心社會公義的事,那是父的事。當你赴災區去救災,去幫助他們重建、清掃,那是父的事,也可以奉獻,那是父的事。但請你注意,如果你離了教會,那是你的功勞,你自己的愛心。但是當你與教會聯結在一起,我們是代表教會來關心時,那是父的事,父的榮耀。正如耶穌所說的「時候到了,願你榮耀你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你。」「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你所託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約17:1,4)。我們通過這些記事,來思考這段信息:

一、我應當,我必須:

      耶穌做為一個上帝所差派來到地面上的獨生子,祂有祂應負的責任,祂被差派或祂被設立做彌賽亞,有祂應盡的責任。「我應當」表達祂認識到,祂與上帝的關係、祂對上帝的責任以及祂對這責任的回應耶穌被差派是祂自動願意來到這個世界,祂沒有被勉強,而今天你當一個基督徒,相信沒有一個人是被勉強的,特別當你要接受成人洗禮時,那更是你的自動。你要成為一個基督徒,你有應當負的責任,在問道理時,皆會被勸勉要讀經、禱告、參加聚會、要十分之一奉獻、要參與服事、做見證,不管在教會內或外面。在誓約告白信仰時,你要信上帝為天父,耶穌基督為你的救主,聖靈為你的保惠師,而且你要悔改,信靠耶穌基督的救贖功勞,意思不是倚靠自己的功勞善行,你要盡力服事祂,一生行祂的道,盡信徒的本份。這是我們要以父的事為念時,首先要回應的,就是我應當,我必須。你如果沒有這種心志,則父的事仍離你很遠,你仍在父的家外面,希望我們每個兄姐一起負起我們應負的責任,「我應當」。今天看到我們的服事情形,常沒有主動「我應當」,而是被動,甚至沒有回應。
我在台東更生教會牧會時,有一個執事在糖廠上班,他有水電方面的知識,常來關心,燈壞了,音響有問題,都是自己處理或找人來修理。他說如果一天不來教會走走看看,就好像有件事情沒有做一樣。他一來就自動去巡東巡西,有什麼要修要補的就去處理。不是要求我們每天來,但是至少我應當關心教會的大小事,週報刊登要關心的事,有什麼聚會我要參加,特別是喪、喜事,這才是以父的事為念的「我應當」。


二、與教會的連結及支持:

      當我們在定義一個熱心的信徒時,我們所想到的就是熱心參加主日崇拜,不只如此,他也熱心參與祈禱會、團契的聚會或是各種特別的聚會等,為了使自己的靈性能增加。我高中時離開斗六(故鄉)到台南二中讀書,也參加台南東門教會做禮拜,參加團契、聖歌隊,一切活動皆參加,高三時被選為青少年團契的會長。大學時在民族路教會聚會,第一年不熟,但二、三、四年級都被選為青年團契的幹部。在成長的過程中,皆熱心參加聚會、團契的活動,更重要的是信仰得到造就,與教會連在一起。教會就是古代的聖殿、會堂。以色列百姓到聖殿的目的,就是去敬拜、去獻祭,利用牲畜與農產品當作祭品。獻祭的含義是指為了得到更好的東西而犧牲某物,如在棒球場上有所謂的犧牲短打,打者雖然在一壘被接殺出局,卻可以護送在壘上的隊友往前推,達到得分的位置。到聖殿崇拜的朝拜者,也多少有這種心意,他們放棄牲畜與穀物,以求換得更有價值的上帝的悅納。但是獻祭在希伯來文有更深的意義,這個字(korban)的意思是親近。獻祭是為了引導敬拜者進入與上帝更親密的關係中。聖殿是敬拜、獻祭的地方,也是禱告的地方,更是學習的地方。我們看到耶穌在那群拉比當中有問有答,可見祂的學習。今天我們的主日在教會內舉行敬拜,甚至帶來奉獻,是我們禱告的地方,也是我們學習的地方,我們也會彼此關心及分享,這些都是要幫助我們參與在教會中的服事,是與教會連在一起。


三、耶穌那時是12歲,是少年人的時代:

      以色列人的12歲是進入成年人的時期,他們有很嚴格又歡喜的成人禮,到了12歲被帶到拉比面前,拉比就會問他們有關聖經的知識或對上帝的認識,而這些知識當然是在家父母要教導他們,才能應付拉比的問題。當通過了問答後,拉比會發證書正式成為成人,可以入聖殿敬拜上帝,全家人會歡天喜地慶祝,剛通過成人禮者掛個花圈,前面有小樂隊或小提琴的伴奏,很熱鬧,又很有意義。

      耶穌在12歲就能有以父的事為念的心志。我們不要忽略對小孩子、青少年的教導,許多歷史上的信仰偉人,都是在少年時就獻身成為上帝的工人,參與父的事的行列中。最早如撒母耳從小就在聖殿中來服事上帝,馬偕博士的父母,由英國的蘇格蘭在1830年,移民到加拿大的左拉鎮,他們的父母及那地的居民都很虔誠的信徒,他們敬拜上帝,服事永生的上帝,教導子女熟讀及相信聖經,凡事依良心而行,喜愛且謹守安息日,並敬愛教會牧者。所以他們的教會中,在馬偕那個年代,就出了38位青年成為傳教者。1848年馬偕出世,父母就在家裡教導他們聖經及簡短的教理問答,禮拜天就在教會聆聽牧師的證道,認識上帝的真理。馬偕說:他在還未十歲前,每聽到耶穌的名,就覺得甘甜與聖潔,而每個安息日晚上在我母親的膝上重複聽她吟唱「夜裡當牧羊人在伯利恆草地上看守他們的羊群」,當聽到這首詩歌時,都會令我深受感動,也就在我十歲時,我開始立志成為一個宣教師,他說:一旦我認基督為主為王,基督的命令:往普天下去為萬民傳福音,便成為我的心願。自此以後一心要成為一個宣教師的志向,不管在那裡工作,當小學老師,在大學讀書或在神學院讀書,一直是我心中主要的念頭。而接續馬偕在台做宣教工作的吳威廉牧師也是加拿大的宣教師,也是在他很年青的時候就獻身要當宣教師。巴克禮博士在16歲能寫下獻身文,相信在更早的年歲,也許12-15歲之間的努力追求後才有此獻身文。他寫到,感謝上帝的揀選,覺得他的罪重,但因主的恩典不再說我罪,我願順服,放棄一切管轄我的,把我所有的不論心思意念,四肢身體、財物、時間或一切皆奉獻給,成為的器皿,一生為主而活。在1865年11月21日簽名立約,以後每年的生日都簽,1893年結婚後,與夫人一起簽名,在台灣做了美好的工,建立了台南神學院,推動白話字讀經運動。甚至親自代表台南鄉親,迎日本軍入台南城,才不致被日本軍剿滅。

      各位兄姐,青少年的教育是非常重要,這會影響到他們的一生,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都能與教會連結在一起,接受宗教教育,對他們必有很大的影響,甚至也會對教會、上帝國的事工產生大的貢獻,這些青少年是可被教育,可賦予希望,而我們做父母的及教會的長輩,也可對他們有所期待。


四、祂的智慧、身量和上帝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起增長:

  這裡所用的增長一詞是從先鋒一詞而來的,意指軍隊的先鋒部隊在前面開路,一面砍伐樹木或造橋一面向前推進。另一個學者說:增長的意思是用鎚擊打使其變長,好像鐵匠打鐵一樣。細察增長這詞的構造,它真正的意思是向前砍、向前打,不停的劈砍,因此有不屈不撓的行動,而不是有被動的發展。這孩子在前12年中漸漸長大,是被動的發展,沒有任何意志上的責任。但現在成了法律之子(成年了),祂必須自己闖出一條路來,祂的生命中有了責任,祂的未來不是被動的發展,而且要學會控制整個生命,這就是耶穌的增長。祂在那方面增長?

(1)祂的智慧:
     智慧就是面對難題尋找資料,並且找出答案。在山上被魔鬼試探的記事,可以看出祂的智慧,如何去面對這些試探,如何去勝過,完全依靠上帝的話,那就是祂的智慧。

(2)身體強壯起來:
     學習身體的操練(運動),勞動、作工,都可幫助身體健壯,也要訓練節制,不要暴飲、暴食。

(3)屬靈的增長:
     神和人喜愛祂的心都一起增長,在這之前有一個字(Kai),就是位於身旁,祂在上帝和人身旁,保持著與上帝的交通和人的交通,因此,上帝和人喜愛祂的心天天增長,就是祂的靈性也是順服在上帝的旨意下。這三方面的增長不是被動,而是自己往前砍、衝,因祂的生命中,有了責任。


      各位,當我們的生命中有了責任,好像做父母的對家庭、子女有責任,這個父母會為了他們而努力打拼,為他們謀求更大的利益,使他們過好的生活。當我們對教會有了責任,我們就會以父的事為念了,教會就會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