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9‧「看、聽之間」‧蘇重仁牧師

「看、聽之間」
以賽亞書六章8-10節

序 言

      嬰兒出世時先有聽、然後才看聲音是從何處來,是甚麼東西發出聲音的?人漸漸長大,他看的能力就愈來愈好,不過,同時也愈來愈易受引誘。我們看夏娃受引誘的原因是,那果子是可口悅目,又會如神一樣聰明、能明辨是非,所以就吃了撒旦所建議的善惡果,以致於得罪上帝。

      在猶太人五千年智慧的語言說:人體上有六項外表明顯有用的部位。其中有三項是難以自己控制,但另外三項,是可以靠著人的努力勉強去對付。難以控制是眼、耳、鼻;而經由人的努力,能勉強對付是嘴、手、腳。今日我們看聖經如何描寫,先知受命去使百姓得著致命的疾病。有三項人的部位分別受到感染:心,眼睛與耳朵。按照先知所講,這三項是沒法醫治的。那麼這是在告訴我們甚麼?


一、眼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舊約民數記廿二章中有一個故事,就是有關上帝和巴蘭之間的對話。上帝因為巴蘭去就生氣,就差使者在上抵擋他。他的驢看見主的使者站立路上,手裡拔刀,所以就閃避走入園中,巴蘭打驢要牠歸回原路。後來主的使者又葡萄園的狹路,兩旁皆有牆。驢看見主的使者,就閃到另一邊牆,夾到巴蘭的腳,巴蘭又打牠。主的使者再前進,站在狹狹之處,雙旁無路可過。驢看見主的使者,就仆在巴蘭的底下。巴蘭生氣用枴打驢。主就開驢嘴,對巴蘭說:「我對你做甚麼,你竟然打我三次?」巴蘭回應驢說:「因為你戲弄我,我恨手裡無刀,若有,就將你殺死。」驢對巴蘭說:「我豈不是你一生所騎的驢嗎?我平常曾如此待你嗎?」巴蘭說:「沒有」。那時,主開巴蘭的眼,他才看見主的使者站立路上,手拔刀,巴蘭的頭就仆俯在地。巴蘭對主的使者說:「我犯罪啦。我不知您站立路上阻擋我;你若不歡喜我去,我就回去。」

      其實,巴蘭從一開始就知道上帝不要他去,雖然嘴說不歡喜去,不過卻未如此行,心裡一直想去。因為他的心被油所包、以致於眼睛所看的是,比先前更多、更尊貴的首領,以及所要得到極大的尊貴,因此意志動搖。一般來說,人是喜愛見尊貴的人、與他合照、跟他同行,這是很自然的事,也不是壞事。然若因如此而失去良知,且做不應做的事,這等於是在毀壞自己的生命。

      驢能看見主的使者,目的在救人,不是要傷害人。人的靈性好,能看見上帝的使者,或是有聖神充滿,應該也是要作救人用的,而不是作為看輕別人、陷害人、或是咒詛人的用途。


二、耳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

      講出別人聽得懂的語言是重要的。講話真實、誠懇,不是像菲律賓馬可士政權,人稱他是牙膏總統、牙膏政府。意思擠一下就出一點點,你若是擠大力點,他就出來更多。當然,耳朵靈敏的人,他能在聽話中聽出話中的話。但是真有智慧的人,是不會因此就將這絕對化,因為,他知道人的心是變化無窮。然而,誠實的人變化較少,但是他的生命卻是有真實的平安、喜樂。

      有猶太人的智慧如此說:「偉人能聽取部下的意見,老人對年輕人的話能夠側耳的世界,是應該受到祝福的。」偉人不是忽然間就成做偉人的,是他以前就會聽別人的意見、欣賞別人的看法。分別好、壞,不聽不該聽的話。所以,他的部屬不會像假先知,嘴說:「平安、平安」,其實是不平安。老人能夠側耳聽年輕人的話,也不是他一下子就老,就能夠聽年輕人的話。乃是因為他從年少時,就學習謙卑聽別人的話,又會練習分析,進而就明白是非、好壞,與自己不同的計畫、意見、看法等是可以進一步討論的。不固執、或自以為聰明。意思是偉人與老人,所以能得著祝福,是因為他聽了之後,用心加以思考、又盡力去行正、對、善等一切好事。

      耶穌說到聽的事,祂說:羊若是不喜歡聽牧者的聲音,牠就可能會跟隨賊或是強盜。耶穌認為牧者是按照名字叫自己的羊,把羊領出來,也將羊帶入羊圈裏,給羊得著保護、成長,以及免受豺狼的殺害。耶穌又說:「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裏的;我必須領他們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了。」電視廣播的目的是對大部分的未信者,就是耶穌所講「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裏的。」主來,為著是要拯救那些聽見祂的話又去遵守的人。祂來的目的不是為著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在有拯救的地方就有果子,凡結果子的,主耶穌會扶持、幫助、修整,使它更加佳美,使它結更多的果子。

      結果子愈多的目的,是叫父得著更多的榮耀,受揀選得救的人就愈多。聖經說:「凡聽見福音就去行的,好比一個聰明人,把房子蓋在磐石上。」因為,凡聽到道理,曉得進一步去體驗,也就是能實心去行的人,就有福了。換句話說,聽又去行的人得著福氣,只有講不去行的人,仍然得不著福氣。意思是說只會講,卻無行動的。這包括講道者:不論他是牧師、長老、學者、教授…等等,仍然得不到自己所講出真理的福氣。

結 論

      為何人看見不曉得、聽卻不明白?乃是因為人心不在那兒。聖經用:心鈍;心思昏鈍;心蒙脂油來形容。生理上油包心是嚴重的病,心靈受蒙蔽更是有危機。華語用「心不在焉」形容問題的原因。就如巴蘭,為甚麼眼看不到天使,因為他的心只想尊貴、財寶,所以才出問題。

      其實,人的心若只為著追求名譽、尊貴來奔跑,是無法得著名譽、尊貴的。但是,人若能曉得看破、脫離名譽、尊貴,用謙卑、誠實來行善的人,卻是常常能得著名譽、尊貴。願你、我會學習先知以賽亞的行動,當他看到上帝的榮光,又聽見祂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你、我會像以賽亞回應上帝的聲音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