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8‧「戇人?」‧蘇重仁牧師

「戇 人?」
經文:箴言三十章1-9節

序言:

    世人很少人愛做「戇人(笨人)?」因為一般人認為「戇人」是沒有知識,若被人叫「戇」是很沒有面子的事。老師都認為成績在後半段的學生是「戇學生(笨學生)」,特別最後一名的是「戇」到有剩。第一名的是「巧(聰明)」,未來是一定會成功。

      有一首歌叫做《憨人》,作詞及作曲是阿信,編曲是五月天。部份的歌詞如此說:「……我不是好子,嘛不是歹人,我只是愛眠夢;我不願隨浪隨風,飄浪西東,親像船無港;我不願做人,奸巧鑽縫,甘願來作憨人;我不是頭腦空空,我不是一隻米蟲;……我走過的路,只有希望,希望你我講過的話,放在心肝內,總有一天;看到滿天全金條,要煞無半項,……只好看破這虛華,不怕路歹行,不怕大雨淋;心上一字敢,面對我的夢,甘願來作憨人。」

      其實,一般人是用「憨人」來罵人笨、「蠢笨」的意思,五月天卻拿來歌頌,因為他們認為「憨人」不是「憨」,而是敢追求夢想。《憨人》這首歌是一首勵志歌曲。「憨人的精神是一種信仰,就是當你相信,某一件事情的時候,你就會不顧一切的想要去追求、去達到、去完成,然後那個就是我覺得所謂的「憨人」,他不是『傻』、『孝呆』,他只是憨直。」五月天中的怪獸指出,「『憨』這個字就很棒啊!『心』上一個『敢』字,敢於對自己的心誠實,這種人其實他不是笨蛋。」

    謝緯營地有一塊石頭招牌寫「甘願做憨人」。前衛出版社出一本書,認為謝緯牧師/醫生是一位:「甘願做『憨人』的『台灣史懷哲』。謝緯牧師也是醫生的身份,可以讓自己的生活過得十分享受,但謝牧師並沒有如此,卻到烏腳病醫院、二林基督教醫院及自己的診所等地不停地往返。在長榮中學的校史館,可看到謝牧師穿破掉的褲子。當謝牧師的病人沒有錢付醫藥費,謝牧師還送錢給病人。當謝緯牧師臨死前的幾個鐘頭,牧師從烏腳病醫院開車回到自己的診所吃午餐後,謝牧師娘對謝牧師說:「先休息再開車出去。」但謝牧師卻是對牧師娘說:「我若晚一分鐘到達,那病人就多痛苦一分鐘。」若有十個人,就會多痛苦十倍。謝牧師因為過度疲勞,在往二林基督教醫院的路上失去了生命。前衛出版社稱謝緯牧師為「台灣史懷哲」,因為謝牧師「甘願做憨人」,沒有認為自己生命是重要,這不是說謝緯牧師不看重自己的生命,而是知道自己的生命,要做些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在聖經箴言三十章中記載亞古珥的祈禱:「我比眾人更蠢笨,也沒有人的聰明。我沒有學好智慧,也不認識至聖者。誰升天又降下來?誰聚風在掌握中?誰包水在衣服裡?誰立定地的四極?他名叫甚麼?他兒子名叫甚麼?你知道嗎? 神的言語句句都是煉淨的;投靠他的,他便作他們的盾牌。他的言語,你不可加添,恐怕他責備你,你就顯為說謊言的。我求你兩件事,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賜給我: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恐怕我飽足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又恐怕我貧窮就偷竊,以致褻瀆我 神的名。」重點是這位亞古珥看自己做「戇人」,他的生命真的是「戇人」嗎?我們今天來分享亞古珥所和我們說的事。


第一件事是「虔誠誠實的心靈」

    一位「比眾人更蠢笨,也沒有人的聰明」,他是求上帝使虛假和謊言遠離他。其實,人的正直是生活無憂的關鍵,如果我們沒有虛假、沒有隱藏,就無需要懼怕。欺騙和謊言使人作繭自縛,唯有誠實讓人得自由、得釋放。虛假文化、不實際、造假、虛偽的態度、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這種風氣是不可以增長的行為。虛假就像戴面具,用微笑在傾聽、用微笑在回應,但心裡頭卻不是在笑,是帶另外一種的想法。一般人都是這樣虛假,只是容易看出或不容易看出而已。在箴言六章記載:「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紛爭的人。」換句話說,這個「戇人」亞古珥不要「虛假」和「撒謊」,這些都是上帝怨恨且厭惡的,要從生命中除去。亞古珥他明白:「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他所喜悅。」(箴十二)的道理。這種人的品格可說最美善的品格,也是最有智慧的人生觀。

    以色列的口傳律法典籍《塔木德》,書中如此警誡人:一個人死後進入天國以前上帝會問他:你生前做買賣的時候,是不是誠實沒有欺騙?如果有撒謊、欺詐,就會被打入地獄。「經商應童叟無欺」(不二價),但是只有猶太人,是最嚴格執行這種正直交易的民族。所以《塔木德》一書中說:「唯有誠實、正直的經商之道,才是生存處世的最高法則。」其實,這是猶太人對違反與上帝的契約之後,所遭遇的痛苦經驗中,深刻體驗著的心得與真理。對猶太人來講,「誠實」是世界的三大支柱之一,另外兩個是和平與公正。

    箴言二十九章裏如此說:「君王若聽謊言,他一切臣僕都是奸惡。」這與華語的俗語所講:「上樑不正、下樑歪」一樣。也正如台灣俗語所講:「蟳阿母行橫的、無法度教蟳仔囝行直的」相同。


第二件事是「心滿意足的感恩」

      這是亞古珥內心的期待。這位認為自己是「戇人」的亞古珥,他祈禱上帝「使他也不貧窮也不富足」。事實上,知足的根基是深信上帝必然供應,並心懷感恩地領受。亞古珥說創造者是「立定地的四極……投靠祂的,祂便作他們的盾牌。」亞古珥所怕的是,人有錢之後會忘記上帝、誇口、甚至開始愛權、愛名聲、忽略對人的關心、自私的心愈來愈嚴重,墮落的事情就自然一項一項浮現。現今台灣的社會豈不是這樣嗎?若是貧窮害怕將因此而咒詛上帝、埋怨上帝,甚至如先知求上帝取他的生命,這是悲哀的事。

      德蕾莎修女曾收容有一個飢餓的乞丐,這個乞丐全身長滿了化膿的瘡,當德蕾莎修女安頓好乞丐,這個乞丐問修女:「妳為什麼要這樣做?」德蕾莎修女和諧地回答他說:「為了愛天主」。她在實行中世紀天主教的教父/神學家特都良Tertullien所講:「你看見你的兄弟、你就看著天主。」親愛的兄姊,當你在看人時,你看到的是甚麼?是看到這人長得好不好看?衣著是流行、是否名牌......或是你是看到這人有無上帝的形象,上帝是否和他同在。

      其實,有錢人對德蕾莎來說,是可以反映聖經所記載:「我餓了,你給我吃,我渴了,你給我喝。」等的生活來省思。這是上帝要給有錢、富足的人的機會,讓他們可以幫助需要援助的人。對生命實際的方面來講,正直和知足是讓人的心靈富足,是人人都可獲得,因為我們的上帝樂意將此富足,賜給每一個尋求祂的人。
      經是世界首富的猶太人洛克菲勒,當他擁有眾多的財富時,並不覺得快樂,因為他知道他的財富尚未發揮應有的作用。當人勸他將錢留給自己的子女的時,他相當激動回答講:「他們不需要這些錢,這些錢是從社會大眾來的,因此應該回到社會大眾,在那之間發揮應有的作用的。」洛克菲勒前後奉獻7.5億美金,成立「洛克菲勒基金會」,主要做醫療教育、公共衛生以及讓貧窮的人能有日用飲食、看病、受教育。洛克菲勒的兒子承接他的願望,繼續捐獻,已經超過10多億美金。洛克菲勒講:「我擁有這些財富,是上帝讓我有機會對社會貢獻的一個標誌。」這是洛克菲勒高尚人生信念的一種表達,就如同亞古珥所說的,若不是太過貧窮,剩餘的錢可以做很多事,若是富有也可以,因為上帝讓他有機會。假使,上帝若讓你、我有機會得到這麼多的財富時,不知你、我要如何表達?不知你、我將會怎樣決定?


第三件事是「每日倚靠主而活」

  這位認為自己是「戇人」的亞古珥,對上帝的祈求是:「賜給我需用的飲食」。一般人的心常常是要得到的東西愈多愈好,而出去的愈少愈好。根據估計,在2012年初春,美國人已經花費了15億美元,來購買跨州樂透彩券,希望能贏得6億4千萬元的創紀錄大獎,雖然得獎的機會只有1億7千6百萬分之一,人們卻還是在各零售店、加油站和小餐廳排很長的隊,只是為了買一張彩券,得到成為億萬富翁的機會。

      試問,在我們內心的深處,好像都認為唯有更多的錢才是富足,如此就能解決生命中的難題,改善我們不滿意的生活。經濟學家說:經濟好社會就安定,真的如此嗎?還是經濟好是少數人在享受,大部分的人卻是痛苦。若經濟好就能改善社會問題,那麼那些富有的國家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了?其實要改善是人的心。聖經教導我們:「施比受更為有福」,也因為如此,教會的信徒會樂於成為助人者,出錢、出力幫助需要的人,而非成為一個守財奴,甚至是吝嗇的人,因為知道,施比受更為有福,且得到的若愈多是為了能給人的愈多。

      聖經中的亞古珥對富足的看法也是截然不同,他祈求上帝說:「賜給我需用的飲食」,這是甚麼意思?出名的心理學家Masulou講:人有六個基本需要,第一需要,就是生理飽足的需要。食物是維持生命的基本條件,不過我們要問:活著是為了做什麼?亞古珥祈求上帝賜給我需用的飲食,這樣的禱告是心滿意足、感恩知足的禱告。

      其實,亞古珥是在告訴我們:在每日的生活中,他需要上帝不間斷的幫助。有這種看法的生命,是有智慧的人的信念。他承認自己每日都需要上帝的同在與扶持。主耶穌教導學生的祈禱也如此說:「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上帝讓敬畏祂的人每一日都有需用的飲食。當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行遊在曠野,上帝用嗎哪和鵪鶉餵養以色列人。每日以色列人當撿當日所需的,除了安息日的前一日,可撿兩天份以外,其餘每一天只能撿一天份而已。這是教導信徒,需要日日與主同行、時時需要上帝的扶持。


結  論:

      有聰明、有知識、有學問很好,但是你、我要問有這些要做甚麼?是否用來誇口自己的才能、或是甚麼?還是如同今日亞古珥的看法一樣,他仍有許多未知的,乃需要用「虔誠、誠實的心靈」去學習;若有一天上帝賜福給你、我,超越你、我所想、所求,你、我要做甚麼?是不是有用「心滿意足的感恩」來做上帝給我們能幫助人的機會;你、我是否每日需要上帝的恩典同行,需要「每日倚靠主來活」。

  我要用德蕾莎修女所遇到的事來結尾,做為你、我生命的省思:有一次記者訪問德蕾莎修女,修女正在幫忙痲瘋病人換衣服。記者向德蕾莎修女說:「給我一百萬,我也不做。」德蕾莎回答他說:「你給我一百萬,我也不做,但是因為愛耶穌基督,我願意做。」願你、我的生命經由認為自己是「戇人」的亞古珥,讓生命有新的看見、新的盼望、新的勇氣,去做上帝所交託給我們該做的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