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8‧「在被擄之地的立志」‧陳寬義傳道


「在被擄之地的立志(台神主日)」

經文:但以理書一章1-17節

聖詩:313、296、514 啟應:2



核心信息:在被擄之地以上帝為中心立志的人,要成為上帝救贖計劃的器皿

前言-

  台南東門教會,從巴克禮牧師夫人開設至今,已近110年。從我們教會的歷史來看,我們一直是在危險、迫害與各種挑戰的環境中,來漸漸成長的。而這種在考驗中仍能「堅持信仰、熱心宣教、注重教育、不斷改革」的傳統,也讓我們成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中,受人尊重,又被眾教會視為模範的教會。一間教會及它的會友,所倚靠的是什麼?以致於他們能在受人輕視、環境困難的當下,仍舊能堅持他們的信仰;他們得有什麼樣的「立志」,才足以讓他們超越利害算計,得著一種勇氣,一種即使在世俗價值觀不斷影響和攻擊中,仍舊能勇敢去選擇「上帝看為正」,而不是「世人或是世界看為正」的勇氣,進而成為一個真正屬上帝又和祂同工同行的教會。那麼,要成為這種有熱情、有自由、真正活在上帝旨意中的教會,得作些什麼?其中有什麼成功的祕訣嗎?我想,這也是今天許多到處找方法,想要挽救「教會」向不斷老化、世俗化傾斜墮落的教會同工,急著想要知道的答案。所以今天我們要通過但以理的經文,一起來尋找其中的答案。今天的經文很長,但很重要,因為它包含了但以理書最重要的一段故事:也就是但以理和他三個夥伴,剛被抓到巴比倫的時候,面對的危機與所作抉擇的故事。但以理書的作者用這個故事作出發,架構出整個但以理故事的核心信息。也就是這個故事,就像是蓋房子的地基一樣,所有我們所熟悉的但以理故事,全都得奠基在這段故事的基礎上來了解,否則就很容易偏離焦點。所以特別請司會為我們重新將這段經文細讀一次,同時也懇求聖靈帶著我們,通過重讀這個故事,能重新認識經文,重新與 神與經文、與自己的內心,展開對話。

在被擄之地作抉擇的代價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愛看電影,也喜歡分析電影畫面,如果能用電影的片頭,來想像第一章的內容、色調與氣氛,讀起來會更生動一些。首先,這個開場畫面的色調,感覺起來應該是昏黃、熾熱又沉悶的。因為但以理書的作者,一開始就用十分簡潔的筆法,將我們帶進一個氣氛詭異又絕望的畫面當中。畫面的背景是聖殿被圍、異族攻入,聖物被奪,全城兵慌馬亂的場景。緊接著出現在畫面中央的,是一位無能失格的猶大國王約雅敬,他連同一群原來是皇親國戚的猶大國貴族,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王,串成一路搖搖晃晃,走向巴比倫的戰俘隊伍。聖經用短短的四小節,就將南國猶大要滅亡前如同「將殘的燈火」、情勢「頹廢敗亡」的氣氛,淋漓盡致的描繪出來。接著,如同電影的分割畫面,聖經將兩個圖像呈現在我們面前:一邊是戰敗被擄,屬耶和華信仰的團體-南國猶大;另一邊,則是成功得勝,屬異教的巴比倫帝國;這邊是失敗被擄的國王約雅敬、那邊是囂張得意的征服者尼布甲尼撒;通過這兩個影像的比較,但以理書將當時最強與最弱;最有希望與最最絕望的兩個信仰團體與個人,同時擺在我們面前。接著,向所有正在閱讀這故事的人提出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已經走進黑暗、即將滅亡的信仰團體」以及「這位註定走向悲慘、在被擄之地為奴的但以理」,他們還有逆轉勝的機會嗎?」「面對沉淪與絕望,一個微小又無力的人,還能作什麼呢?」。同樣的問題,也向著今天教會與信徒,也就是受差派進入世界,在與世俗化的爭戰中遇見失敗、受到影響、看不見希望的教會與信徒,提出詢問:那麼『那些已經走向世俗化的教會,還有逆轉復興的機會嗎?』「在後現代沒有標準,做什麼都可以的世代裡,信徒該如何作抉擇,才能讓人得著真正的自由,來過得勝而有盼望的生活呢?」

「信」是一種決志-一種在認真計算過利害關係後,以上帝為中心的決志

  這真是好問題!也是教會從2000年前建立以來,一直存在的問題。其實教會的歷史告訴我們,想要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那麼「困境與現實」:也就是「讓人兩難的困境以及與自己有利害相關的現實」,一直是信仰團體與信徒要復興、要成長,最好的檢驗劑。8月初,我有機會跟著台灣神學院神學系「聖地之旅」的課程,走了一趟從出埃及開始的新、舊約聖經之旅。其中有一天,是在凌晨騎駱駝登西乃山,去體會摩西與上帝的立約之路,以及在清晨寒風中,感受西山乃日出對我們的震撼。在日出那一剎那,整個山頭充滿了各種不同語言的讚美詩歌,在清晨的涼風裡,每個人臉上、心裡,都充滿對上主的讚嘆和我們至卑微的人,竟然能與這位至高者立約的那種光榮、狂喜與感恩。回程的時候,沒有駱駝,要在42度以上的高溫中,步行兩個半鐘頭走下西乃山,大夥沿路就在說,難怪以色列人要在西乃山下拜金牛,臭罵摩西!因為,實在是熱死人了!好好的埃及不待,好好的台北冷氣不吹,要跑來這裡曬成人乾?2個小時前,山上的敬畏與感動,遇見2小時的日曬,就全部破功。「現實」,真的是信徒最好的檢驗劑,無論「我們說的、心裡想的和手上所做的」,全都得擺在它面前受嚴格的檢驗。但以理在巴比倫的處境,不只是2小時的日曬,不只有以色列人在山下40天的等待,而是內在恐懼與外在誘惑的綜合:恐懼的是,已經失去身份、沒有主權、看不到未來,從內心而來,看不到盼望的恐懼;誘惑的是,「只要在信仰上將就一點,就可以翻身、可以享受」那從巴比倫而來的引誘。前面我們談到「困境與現實」對信徒的檢驗,如今,但以理和三個朋友要面對的困境是:巴比倫從飲食開始培養的宗教與文化認同。他們只要按規定食用皇家飲食,按規定被養的白白胖胖,按規定被送到尼布甲尼撒王面前,反正只要跟隨巴比倫的規定去生活,就能「過的好、吃的飽、有未來」;「只要聽命令,就有好日子過;如果不聽話,就人頭落地,就這麼簡單」。要選生、還是選死,這是他們遇見的困境;那麼他們所需面對的現實又是什麼呢?一邊是異教的世界強權所提供的大好機會;另一邊則是看來過時、嚴格,重要的是會讓人掉腦袋的耶和華信仰;不論從邏輯上來看、從機率上來算,如今的現實是:既然,耶和華上帝所罩的以色列,都已經徹底輸給異教神明所罩的巴比倫,那麼,任何「稍有理智」的人,應該都很清楚,「西瓜應該倚大邊」的那邊才聰明,因為這就是現實!凡不向現實曲膝跪拜的,我們不都叫他作「笨人」「白目」不是嗎?

  然而,但以理和他的信仰夥伴,竟然沒有做這個看來很簡單、很正常的選擇。照這個世界的標準來看,人會做這麼奇怪的選擇,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就是他們不夠理性,想事情不用大腦,簡單說就是很白目;另一種可能,就是他們太聰明,太會精算,對未來每一個步驟都有絕對把握,所以很「靠勢」?我們就來分析看看:首先,如果他們只是一群衝動、迷信又愛出風頭的莽夫,那麼真的很有可能,他們真的只是憑血氣的一時衝動而已。不過,很可惜,偏偏聖經告訴我們,他們還蠻有大腦的。原來這幾個人是被敵人特別挑選出來,是經過巴比倫認證「年少、沒有殘疾、長的俊美」,不只如此,聖經還說他們「聰明、學識豐富、才智過人,是王所要的人」,所以很顯然他們不是那種盲信白目的人。那麼,第二種可能性呢?也就是他們太聰明了,也經過精算,所以只是在演戲一番而已。不過,顯然這個可能性也不高,因為變數實在太多。作為一個沒有任資源的奴隸,他們可控制要件顯然不足,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戰戰競競的要求守衛先讓他們測試十天,再來看結果如何了?所以,這裡只有第三種我稱之為「不可能的可能」,那就是這三位「聰明、學識豐富、才智過人」,但已無權無勢,無能為力的人,單純只為了「避免自己在禮儀上的不潔淨」,沒有做什麼偉大的事工規劃,沒有擬定了什麼有效的復興方案,只是下定決心要「不沾王宮的食物和酒」(因為不吃,事實上也是作奴隸的人唯一還能自主堅持的事)。他們決定,不論生死,不管榮辱,他們要在被擄之地,為所信仰的耶和華上帝立志,要「分別為聖、不被沾污」。當然,做這個決定的當下,聰明如但以理者,必然曾仔細考慮過它的風險與代價,並與他的夥伴一同經歷極大的掙扎,因為這代價不是我們嘴上常說,在看不見的未來、在死後、末世的審判與懲罰,而是實實在在「今天、現在的砍頭」的現實。一個失去身份的奴隸,在有翻身機會的面前,經過理性的評估,清楚要付出的代價,最後為了維護自己上帝選民身份,他們跨過邏輯、越過機率,只用單純敬畏上帝的心,決定在他們僅能堅持的小事上就忠心,即使要付出生命代價也在所不惜。弟兄姐妹,這就是第一章為我們呈現的,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在被擄之地的立志與決定」。接著我們就看見,但以理書從這裡出發,為我們開展出 神對但以理、對以色列各樣神蹟與拯救的精彩故事。所以我們一開始的時候才說,但以理書精彩故事的描繪,是架構在第一章但以理這種出於敬畏上帝的抉擇上面。

我們的盼望-從個人立志開始連結上 神的拯救計劃

  人在小事上,以上帝為中心的決志, 神必不輕看。因為 神從亙古以來,就從未停止祂對人持續的照護與拯救。仔細看閱讀過這段經文的夥伴們一定會發現,在第一章的段落裡,同時埋藏了另一個十分重要的關鍵字,那就是「主允許」這句話(英文是The lord gave),與和合本的意思一樣,就是「主將他交在XX手中」)。我們發現,這句話一直出現在尼布甲尼撒王的行動與命令之前,也常出現在每一個轉變的關鍵時刻上。我們看第二節的開頭,現代中文譯本是是這樣說的「主准許他(尼布甲尼撒)俘虜了約雅敬王,奪走聖殿器物的一部分,他把俘虜帶到巴比倫的神廟去」。

  透過「主允許」這句話,聖經將我們的眼光從平面、有限的時空,提昇到立體空間的向度,聖經要幫助讀者,進一步從 神就是「歷史掌權者」的角度,來看整個但以理的故事。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可以發現,原來但以理的故事中,描繪著上下兩條,同時在運行中的時間線:在下的一條,屬於以色列和但以理,在上的一條,則屬於永恆耶和華。我們看見,在「上主的允許中」,猶大王約雅敬、但以理和眾貴族,被擄到巴比倫;「在上主允許中」,但以理和他三個朋友,被選召入宮,成為王的奴僕。「在上主的允許中」,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得面對生命中最掙扎的艱困時刻;然而,當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從敬畏上主的心意出發,決定付出代價,也要在他們被擄之地立志,要過「分別為聖、尊主為大」生活的那一刻起,我們看見上帝救贖的時間線,就從上方切入但以理的人生之中,於是整個但以理故事氛圍,就此翻轉,那本來允許約雅敬王被擄,我們的主,在第9節開始,就「使太監長亞施比拿同情但以理」、在第14節讓「守衛就答應讓他們試10天」,而之後,所有但以理書的故事,亦從但以理和他朋友立志的那一刻起,向前展開。然而,絕對不能忽略的,是第一章最後的結尾,也就是第21節,聖經更為我們靜靜標示出那從 神而來「永恆盼望」的強烈記號---塞魯士元年的時候,但以理還在!

  我們發現第一章一開始,從巴比倫 尼布甲尼撒王所開啟的以色列人被擄悲劇,到了21節,竟然結束在後來征服巴比倫,又下令讓以色列被擄百姓回歸耶路撒冷的那位波斯王,塞魯士元年的記錄當中。原來但以理在巴比倫立志的那一刻, 神已經提升他,讓他經歷巴比倫王到波斯王,世事的無常、君王的興衰,經歷聖城的被毀與重建的曙光,也成為 神要掌權在這一切事上的見證人。聖經讀到這裡我們才發現,原來當我們每一個人,甘願以上帝為中心來立志、來生活的時候,我們都要被聖化成為承載上帝救贖的器皿與祂是歷史掌權者的見證人。

結語:個人在被擄之地的立志,是信仰團體得著復興拯救的開始

  這半年來,我常有機會到不同教會去分享信息,同時為神學院做宣傳。在會後的討論中,有兩個主題總是被提出來討論:即如何面對教會(尤其是長老會)人數嚴重流失與老化的問題(據統計,大台北區的基督徒,只有不到20%是長老會的信徒,這個數字過去是超過70%);另外,就是為著教會及會友有越來越嚴重世俗化現象憂心。我也常被要求在神學院多開一些「實用的課程」,多找一些擁有「實際有效方法」的老師,來幫助教會,阻止這種教會老化、世俗化的問題。我總是說,對一個信仰團體來說,有什麼會比幫助我們的會友,從聖經去更認識全能上主,以致於能更願意轉向,將自己和教會完全倚賴在祂手中,更甘心樂意讓祂帶領這個團體的方向,還有什麼比這些更好的辦法,來促進教會的復興與重建呢?跟隨基督的信仰團體,如果不談聖經、不談信仰、不講道成肉身、為朋友捨命,像耶穌一樣的委身,那我們還要談什麼呢?弟兄姐妹,我們確信,聖經中每個人和信仰團體的故事,都是他們信仰旅途中,與自己、與世界掙扎的故事;他們的順服與背逆、他們面臨的挑戰與抉擇,常常也是我們現在正在面臨的挑戰與抉擇。信上帝的人,在這個世界裡有困境,常常要在不同價值觀中做抉擇來受苦,是正常的,也是該有的,因為跟隨基督的人,從起初就是被差遣進入世界,如同進入被擄之地、又如同羊進入狼群之中,我們要在其中淬煉出,單單倚靠上主來生活的勇氣與心志,來成為 神要拯救這地的器皿。今天的經文告訴我們,每一次我們相信上主,以祂為中心的立志;每一次用敬畏上主的心做出的抉擇,都將參與在上主永恆的救贖計劃當中。但以理在被擄之地的立志,讓他參與在上帝要讓選民被擄回歸的計劃;窺見耶路撒冷重建的曙光、更成為500年後,基督要來實行終極拯救的預告;而我們每個人,今天,從現在開始,在台南東門教會裡,以敬畏上主的心,甘願付出代價,要在世上過「分別為聖、尊主為大」生活的立志,必然要成為 神要復興我們教會,成為祂救贖世人計劃中的神聖器皿,也成為終未 神要得勝再得勝的見證人。就從今天開始,讓我們一起為上帝來立志吧!